默契

仙流,袁哲,叶蓝。

【叶蓝】当局者清(十八)

十八

在职业战队任职有一个好处,就是获得内幕消息总是要比一般人要快一些的。第二天我就在QQ上敲蓝河,说你知道吗,坑咱们的那个治疗是兴欣的安文逸。

蓝河淡定回复:“还真是他啊。”

“你早知道?”

“没……昨天叶修猜的,还真被他说对了。”

“让他管好自己战队的人啊!”我还在不忿那件擦肩而过的装备:“胡乱放出来坑人,拿普通玩家练技术,搞什么鬼!”

蓝河发来一个“同意”的表情,先是表达和我一样的同仇敌忾,停了一会儿又回道:“职业选手不容易啊,战队也不容易哎。”

也是,那些掐架贴我也看过不少。兴欣一个草根战队,从网游里找来一个牧师,就这么扛着打过半个赛季,确实挺不简单的。

“你说,兴欣会走多远?”

我毕竟入行资历浅,有些过往的事不甚清楚,总觉得这种事还是问蓝河比较靠谱。而蓝河纠结许久,才回道:“他是……要夺冠的。”

我注意到蓝河用了“要”,而不是“想”。

“如果抛开所有一切想法,单纯只说这个,我……”蓝河慢慢补充完整:“我还是挺想,亲眼看见一个奇迹发生的。”

真的会吗?如果真的会……

我脑补上一会儿,竟也由不得跟着激动起来。

这个世界,谁不想看见奇迹呢。

 

奇迹,真的发生了。

我刚安慰完蓝河他的蓝雨遗憾淘汰,没多久又看到义斩众人起哄孙哲平有没有打电话安慰昔日战友张佳乐,再回神时,君莫笑已经挑落了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

“就……真成了?”

我们一起在楼冠宁提供的豪华设备上观看决赛直播,而最后君莫笑短短几秒钟内完成绝杀时,都有点缓不过劲儿。

“初入联盟……新组建的战队……夺冠?”

我指着屏幕,久久不敢相信。

“叶修大神……”“叶秋”时代就粉上了的文客北张大嘴巴呆呆点头,喃喃道,“太厉害了……”

直播里,兴欣众人正从操作台中鱼贯而出,我看着一张又一张或熟悉或陌生的脸从眼前闪过,手脚阵阵发麻。七月盛夏,房间里空调开得很足,可我的呼吸控制不住地燥热加速。

我已经预料到明天各大电竞网站的头条定会被兴欣占满,铺天盖地间绝不会吝惜任何溢美之词,用尽一切语言来描述、赞美这个奇迹。

甚至不止电竞圈,无数本来只是路过的人,可能也会被这场比赛打动。草根战队逆袭夺冠,昔日斗神荣耀归来,新人打出一片天地,联赛上演新的神话……

是的,兴欣做到了!他们拼尽一切,创造出了这个世界最喜欢的奇迹,登峰造极,完美至极!

可是……

可是我曾见过这位大神在网游里惹起腥风血雨,磕磕绊绊,有点麻烦,却都被他一一化解。接着他一步一步,又去到了他该去的地方。

我忽然想起了我昔日的邻居,比起我只不过目睹些许片段,他和叶修近距离打过无数次交道,也真心期待着奇迹的发生,现在的他,想必会有更复杂的感触。

想着就马上打了个电话过去,蓝河好像也是跟一群人一起在看直播,我先是听到了呜呜哇哇的嘈杂声,然后才是蓝河的大笑,喊道:“太不可思议啦!”

“是啊!我服了,太厉害了!”

“啊……!”

电话这边和电话那边同时响起一阵惊呼,我下意识回头去看,只见叶修拿着奖杯的手忽地一松,还是旁边的方锐抬手接了下来。

他们在台上不知说了些什么,叶修微微一笑,冲直播镜头淡定点了下头。

“哎?这是怎么回事?”

我问着蓝河。

“嗯……”周围依然嘈杂无比,可我还是听到了蓝河那声很轻的叹息,“太累了。”

我们在电话两端一起看完了简单的颁奖礼,看着那位必将载入荣耀历史的大神就像是打完了一场普通比赛般,表情甚至没有什么特殊起伏,就这么低调离开了。

“干!太有逼格了!”

我实在找不到什么恰当的形容词,只好爆粗口,可电话那头的蓝河没有马上应声,沉默许久后才说道:“真的了不起。”

 

再舍不得,这一场盛大的庆典还是要结束的。这次我也拿不到任何内幕了,只能等着兴欣那边的记者招待会,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叶修再一次宣布退役。

绝世高手是不是都喜欢玩这招啊……我简直无话可说,和顾夕夜凑一起疯狂吐槽这位大神。

“就这么退役了?留给世界一个辉煌的背影?耍帅吗!”

“是啊是啊,好歹再出来说几句话嘛,我刚粉上他哎!”

“你们啊……”文客北高深莫测状鄙视我们,“你们懂什么。”

宁远噗笑着加入闲扯:“好了好了,接下来我们义斩更不能松懈了,下个赛季也创造个奇迹玩玩!”

闲聊中楼冠宁推门进来,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像是惊讶过头,又像是开心失控,很是扭曲地吼道:“我操,世界邀请赛!”

“啥?”

我们全体愣住,一时之间完全反应不过来。

“世界级的比赛啊!国家队啊!”楼冠宁见我们一个个的都不开窍,急得直跳脚,完全不像一个深沉稳重的战队老板,而是十足十兴奋的小粉丝:“咱们国家要组国家队,打世界比赛了!”

“真的假的?”

“我日,骗你们干啥!苏黎世!已经看开始挑人了!”

“你……”宁远第一个缓过神:“你别告诉我你被选上了?”

“日,你什么意思!”楼冠宁追着宁远揍了好几拳,继续吼道:“各个战队都得到消息了,近期会下发名单,组团,出发,打世界BOSS!呃……”说着楼冠宁郁闷扶额:“咱们战队没人被选中。”

一片先是躁动、又迅速静谧下来的诡异气氛中,还是文客北打破了沉默。

“没关系,以后努力,会有机会的。”

 

就这样,义斩的假期开始了。我想来想去没什么事,收拾包裹,回G市找蓝河来一场故地重游。

虽然职业赛事终于告一段落,对公会部门来讲暑假却依然忙碌。蓝河不怎么有空陪我,我就自己到处去玩,甚至有一天还突发奇想,耳朵贴在墙上听了很久,想听听住在我曾经住过房子的人,现在在做什么。

蓝河难得一天回来的早,见我开着电视看球赛,一拍脑门回房翻出一本书,递给我解释道:“有个女孩子来找你,听说你回B市了,就拜托我有机会的话把这本书给你。”

我翻过来看一眼封面,《你嘴上有风暴的味道》,是本我一直想买的、已经绝版很久的书。

“我还以为是小说,看了几眼才发现是球评哎。”

“我和她……”胸口有点点刺痒,我笑了笑冲蓝河挥下书,“都是球迷。”

“是你前女友?”

我只是点头。

“她说她希望你一切顺利,还说谢谢你当初告诉他那个小明星是个混蛋。”

我还是点头。

“怎么样,再把人追回来?”

这次我摇了摇头。

回想一下,那个时候分手或许也并不是坏事吧。没了感情,我才有精力去跟事业死磕,继而走到今天。很多事情结束了,就是结束了。再说她来找我,也不见得就是想跟我有什么发展,我了解的她本就是个很骄傲的人,会来送上一份礼物聊表谢意,但绝对不会回头。

“你呢?”我终于彻底释怀了过去的一切,便放松下来去调戏蓝河:“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们两个是什么时候勾搭到一起的!有你这样瞒着哥们儿的吗!”

我刚吼完,嘀的一声,整间房子忽地暗了。

电视,电脑,还有厨房嗡嗡作响的电磁炉,全都静了下来。而我和蓝河在黑着的房间里对视片刻,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跳闸了吧!”蓝河打开手机照亮,重新推上电闸,笑道:“那天好像也是因为停电?我去阳台抽烟,就看见你了。”

我关掉灯,拽起他去到阳台,看着窗外朦胧夜景感叹道:“一晃眼竟然真么多年了。”

“是啊,真奇妙。你那时候因为失恋一脸颓丧,后来一起玩游戏,再后来,你也去了职业战队。”

“我就记得你那时候有一阵子很迷茫,再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又想通了……啊!”我抓到点线索,打趣道:“难道就是那个时候跟某人好上的?”

“没……不是……”蓝河自己点上烟,也递给我一支:“真要说的话,好像是一个很漫长、很琐碎的过程。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先是卧底去兴欣,然后……”

确实是一个漫长而琐碎的故事。我听着蓝河慢慢回忆那时候的一切,没有重点,甚至也没有高潮,仿似水到渠成般,他们总会见到,总要说几句话,总得互相吐槽几句。再然后,慢慢、慢慢,所有的感情自己涌动着,一起向一个终点缓缓淌去。

爱或许并不总是激烈澎湃,当一切顺其自然,心自会找到答案。

“他当国家队领队了,你不去苏黎世看看?”

等蓝河回忆完,我想起宣布叶修担任国家队领队时各大社交网站炸裂般爆发的欢呼,笑着问了他一句。

“不了,一来没时间,二来……买不到票啊。”

“时间嘛,是可以调整的。至于票……”我冲他眨眨眼,从布兜掏出两张彩色卡片摇晃几下:“你忘了我们义斩的老板是土豪了吗?哥哥我今年给义斩做了不少事,老板特别奖励我从预选赛到决赛的套票,两套!怎么样?”

蓝河惊讶不已,上手就要过来抢,我嘿嘿笑着拍下他的肩膀,得瑟道:“还啰嗦什么,快去买机票吧!”


评论 ( 22 )
热度 ( 178 )
 

© 默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