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契

仙流,袁哲,叶蓝。

【叶蓝】当局者清(十九)

十九


这趟来的太值了。


且不说苏黎世本就拥有美丽怡人的景致,整个城市繁华而鲜活,处处渗透着浓浓的精英气息。世界邀请赛的举办更是为这里平添了不少躁动的荷尔蒙,就连姑娘们也抛掉了矜持,高举着世界知名选手的人物和角色海报兴奋欢呼,热情完全不输给那些宅男们。


我和蓝河穿过几波喧闹的人群冲出机场,虽然发型在拉扯中杂乱了不少,但心情好到不像话。


等车时我冲蓝河咋咋呼呼喊道:“你知道世界杯第一个冠军是哪个国家吗!”


蓝河想了一会儿,不确定道:“阿根廷?”


“错,是乌拉圭!”我斜睨过去,故意逗他:“足球可是纯爷们儿的运动,偶尔也关心下吧蓝团长!第一届世界杯总共才有十三个国家参加,阿根廷队还是坐在船上漂洋过海过去踢的呢,结果灰头土脸地败了。可是!你再看看现在世界杯的规模!”


“哈哈,”蓝河完全不在乎我的调侃,乐道:“是说十几年后,全世界都会为荣耀世界杯沸腾吗。”


“现在就沸腾了啊!”


说话间几个金发碧眼的妹子围上来,看看我和蓝河,笑着叽里咕噜交流一番后,一个妹子试探道:“CHINA?”


我们俩庄严点头。


“WOW~”


她们兴奋地互相又说了好久,一个妹子喊道:“Yip Xiu!”


另一个跟上尖叫:“SocSar!”


“WOW!WOW!WOW!”


几个妹子接连叫了起来。


我和蓝河面面相觑,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这种暗号。


“哦!我明白了!”蓝河又听了一会儿,恍然道:“国家队下午就到,她们是在等咱们国家队呢。”


“哇塞,不是吧,”我略有点吃惊,“国家队这么NB呢,国外都有粉丝?”


蓝河认真点头:“认清现实吧朋友,你进入了一个非常光辉的行业,在这里,你可以一洗国足臭脚的阴霾……”


“来车了!”


我拽了蓝河一把,矮身钻进出租车里。国足臭脚什么的,现在提真是太晦气了。


 


去到酒店办好手续,放下东西再简单摸索下周边的环境,我和蓝河的异国荣耀之旅便开始了。


国家队下榻酒店离我们不远,感觉上像是整条街都被荣耀承包了,走在哪里都是满满的荣耀气息。街头COSER,露天展览,咖啡馆特意搬出来的电脑,写字楼上挂着的宣传画……我和蓝河站在街道拐角,一起观看了国家队落地后的第一个采访。


“对我们来说都一样,打比赛嘛,就是要赢。哦?当然是要努力一直赢的。哈哈,世界冠军,很好,我喜欢。”


盖住了半幢楼的巨型屏幕上,叶修看上去比电视屏幕里精神了不少,背包随性地挂在一边肩膀上,边走边回答着记者的问题。


屏幕下面是翻译配上的各国语音,我挑着能看懂的英文看了下,觉得……play to win什么的,根本没有翻译出这人语气精髓的十分之一。


“这……应该说是自信好呢,还是嘲讽好呢?”


我好奇地撞一下蓝河,指着大屏幕扭头问他。而蓝河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这个或许没有答案的问题。


四天后,首场比赛开打。


我和蓝河一早就进到了体育管里,脸上贴着国旗,脑袋上绑着彩带,手里捏着喇叭,一脸严肃地从各国粉丝中穿梭而过,恨不得沉淀出一身杀气,待会儿全用到给国家队加油上。然而大家都不是吃素的,对面看台比我们专业多了,十几排人举着红白两色的板子,硬是用人浪拼出了一个丹麦国旗。


说实话,我的印象里,丹麦不过是个被童话环绕的静谧小国,他们电竞水平如何我完全没有概念。直到一排高大帅气的电竞选手走上竞技台,我才连忙去问旁边的蓝河:“气势很足啊!水平怎么样!”


“还不错吧!”四周嗡嗡作响,说话不用喊的根本听不到:“但是,不是对手!”


“好好好!那就让他们浪吧!反正得瑟完几场小组赛也就差不多该回家啦!”


“对!”


我们说得好像我俩马上就要上场砍瓜虐菜似的,兴奋躁动半天,重重对着捶过一拳,尽情投入到比赛之中。


如果说看球,我可以关掉喋喋不休的解说图个清静自娱自乐,荣耀比赛,尤其是这种等级的,我还真得听听专业的意见。好在蓝河也算半个专家,有些特写镜头回放而我不明所以时,正好能找他问个明白。于是我们就这样和全场所有观众一起一惊一乍、时而叹息时而抽气时而欢呼时而疯狂地,看完了第一场比赛。


“太棒了!”我挥舞着手里的小国旗原地蹦高:“灭掉了一个童话!”


“场面好看极了,完全在控制中,接下来也一直这样吧!”蓝河比我还要激动。


 


确实比看国足爽多了,起码不用憋屈地恨不得钻进屏幕里在那些球员屁股上狠狠踹一脚。我和蓝河勾肩搭背地大笑着走出会馆,大吃了一顿,庆祝首场漂亮的胜利。


要说楼冠宁给的套票真是没得说,从预选赛到决赛,所有比赛全部包圆,想看哪场就看哪场。可是比起蓝河这种狂热粉丝,我还是有所保留的,毕竟这样一个美丽的城市,难得来一趟,没有国家队比赛的时候我更愿意出去四处逛着玩玩。


又是一个大晴天,城市的另一边下午是澳大利亚对英国最后一场小组赛。我犯懒不想去,蓝河便查好线路自己乘车去看。


他忙他的,我逛我的,正好趁这个时候去买点礼物,带回国送人也不错。


大城市的小门店总是要别有风味一些,我开着导航,专门挑着犄角旮旯的地方去,在穿过主干道又拐了三次弯后,终于找了一家出售地道地中海风饰品的精品店。


或许因为最近荣耀大热,人流全集中在各个荣耀周边店,这里反而有股难得的宁静,格外的舒服。我摘掉耳机从最里边逛起,一件一件看过去,想挑选一个最特别的,回去摆在自家的电脑桌上。


不知道店主摆的是什么花,淡淡的香气在周围氤氲不散,和着清雅的音乐一起,简直美好到不像话。实在是太小资了,搞得我不习惯起来,曲起指节在鼻尖蹭过后,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我更喜欢这个颜色呢。”


咦,有女孩子在说中文?方向是……


我脑补着异国他乡的美妙邂逅,小心分辨起声音的来源,在又一句“两个都买咯”之后,确认到声音正来自货架的另一边。


“买两个呀……也不是不行,干脆买三个好了,送给……”


我前面的淡蓝色比目鱼饰物被轻盈拿起,于是趁着这空开的视野,我的视线一个不经意间,正好对上了对面的两个女子。


两个人都戴着鸭舌帽,可能为了欣赏物品方便而摘下的墨镜支在了帽檐上,沉默中,一起向我看来。


其实我后来回想时,已经记不清那是种什么感觉了。好像是理所当然的,又好像有点淡淡的惆怅,就那样站着,冲对面的苏沐橙和楚云秀笑着点了下头。


她们两个似乎也没想到在这种地方会遇上同国的游客,对视间眼神闪烁几下,还是楚云秀先镇定下来,一甩长发视线转回我脸上,接着微笑举起右手食指轻轻抵在唇上,冲我抛了个飞吻。


“嘻嘻。”


苏沐橙也被逗乐了,然而她只是吐下舌头做个鬼脸,冲我挥了挥手。


嗯……她并不知道我是谁呢。想到这里,我胸口乱窜的情绪忽地平静下来,清清喉咙,开口说句“加油”后,转身离开了小店。


屋外,已经是黄昏时分了。


我忽然想起了某个话剧中的大片对白,那个神神叨叨的男人像是在自言自语般,嘀咕着黄昏是我一天里视力最差的时候,一眼望去,满街都是热恋的情侣。


可是我还是一个人哎。


或许就是因为那几分不甘和一点不忿,我停下逃开的脚步急忙回头,却看到那两个美丽的女子从店里出来,嬉笑着走远了。


这个小资的区域依然被我从未听过的音乐笼罩着,我就这样在不知名的旋律中,告别了又一段七彩的美梦。


 


哎,怂蛋包,没出息,没胆量。


我就这样骂了自己一路,悻悻地回到酒店,准备进大堂前突然嗓子眼阵阵发痒,烟瘾烧得心脏阵阵焦灼。无奈这鬼地方严的很,这不准抽烟那不准抽烟的……我郁闷地四下看过,刚好有个没收起的广告牌,想着这样总没人管了吧,于是小跑过去躲在后面,点上烟一口下肚,总算是痛快了一点。


刚刚应该自我介绍下的。


我吸下一口烟,无比后悔刚才的胆怯。怎么就这么落荒而逃了呢,不认识又怎样,报上名字不就知道了嘛!夹着尾巴就跑算什么啊。


再说了,那种地方的见面很浪漫啊!说不定人家因此而更印象深刻了呢,多好的机会啊,就这么没了,蠢!笨!怂!


烟灰冒出一截,我垂头丧气地弹掉,正要再把烟叼回嘴里,身后忽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可能也是来找地方抽烟的烟友吧……我听上几耳朵,又深深吸了一口。这幅不精神的样子被外国友人看去就太晦气了,赶紧抽完赶紧走。


只是我还没抽完,那边的人已经开口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说道:“今天试了下,果然挺难受的。”


这……没听错的话,叶修?


“嗯,现在先把这事放放,回头打完比赛再说呗。”


我靠,听出来了,这是蓝河啊!


这下麻烦了,我走也不是,留也不好,出去打招呼更是奇怪。晕,没办法,安静如鹌鹑假装自己不存在吧。


那两人不知道我的存在,自顾自地继续聊着天,好像是叶修叹了口气,又说道:“真要戒啊……你呢?进度怎么样了。”


“我还好吧,本来烟瘾也就不重,现在控制在一天5支,准备下个星期一天4支,争取两个月以后彻底戒掉。”


“我靠,千万别用这个进度要求哥啊,死人的!”


“瞎说……”


我听到蓝河轻轻笑了出来。


太阳已经看不见了,天色将暗不暗,四周被包在一片透明的浅橙色中。我靠在板子上听到那边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听着像是布料摩擦,可能有人正把外套脱下来铺在地上……下一瞬板子微微震动些许,应该是两人靠着坐下了。


“我啊好不容易自动跑回家,”火机噼啪作响,片刻后叶修嘟囔着开了口,听上去正叼着烟的样子,“结果老头子说,难得国家需要你,回来干嘛?去!老妈呢又说,这么多年了竟然还是一个人回来,丢人,去!叶秋更过分,他准备和媳妇要小孩儿了,说是坚决拒绝二手烟,去!咳咳。”


我体内的郁结之气瞬间散开,差点喷笑出来,而身后的蓝河已经很给面子地哈哈笑了起来。


“你还笑,回头我就带你回去镇住他们。”


“哈哈哈哈,”蓝河笑得太厉害,广告板都被连带着震了好几下,“太逗了,哈哈哈。阿姨也这么逗!”


我听到叶修带上点笑意开了口,认真纠正我往日的邻居:“叫咱妈。”


“呃……”


“什么表情啊这是,我可没占你便宜,不信你问楚留香,我们这边都这么叫的。”


艾玛,为什么我躺着也中枪了。


“真的?”广告板再度平静下来,那边的蓝河似乎往前倾身了些许,好奇道:“那如果两个人结婚了,怎么叫啊?”


“当然直接叫妈了呗。哦哦,我懂了,你觉悟很高嘛,来,叫妈。”


蓝河安静了一会儿,又笑着再一次开口:“如果你愿意去变个性的话,我不介意叫啊。”


这两人,真是……


“啧啧,小蓝嘴巴变坏了,不好对付了。”


我还没想好形容词,那边的叶修说着说着忽然压低声音不知道嘟囔了一句什么,我再能清晰听到时,是蓝河一句中气十足的滚滚滚。


“你正经点吧你!”我感觉到蓝河跳了起来,我听到他一脚踹到了叶修的膝盖上:“抽完烟了!回去了!”


“嗯嗯,”叶修还是哪个懒洋洋的调子,“拉我~”


两人就这么吵着闹着走远了,徒留我这个尴尬的旁听者捏着灭掉的烟蒂,不停跟从心底涌起的淡淡酸涩抗争。


哎,我什么时候,也能找到生命中的她啊。


 


那时的我不会知道,命定的人早已在不远的未来等着我了。然后我跟她遇见,动心,暧昧,试探……会经历一些甜蜜一些烦乱,还有一些愉悦一些纠结,最后,再一起头也不回地走进婚姻。


结婚这件事没什么可说的,蓝河必须来当伴郎,2号,是个适合他的数字。我老婆知道时还挺好奇我从哪里认识了这样一个朋友,好像并不经常见面,但感情却又从来不曾疏远。


于是在得到蓝河的同意后,我简单跟她讲述了当年的故事,我和他如何机缘巧合认识,一起玩游戏,我还因此换了工作,而他甚至在游戏里搞定了终身大事。


“所以……”老婆起初有点诧异,完整听完后已经平静了下来,沉默片刻后冲我眨眼道:“你那个时候,喜欢苏沐橙吗?”


我得承认,我讲述自己那一部分时是带着点炫耀的,毕竟我曾经跟那么美好的女孩子做了朋友,在我最迷惘的时候她还真诚地拉了我一把,实在是一段温柔美丽的回忆。


可是被老婆这样问,是人都不敢得瑟吧。我连忙收拾表情严肃道:“不是那种喜欢啦。”


她笑着摇头:“不见得哦,这并不是‘哪种’喜欢的问题,而是,你肯为‘这种’喜欢付出多少的问题。”


我愣住,不知道该接什么话了。


我喜欢黄蓉苏樱一样的女孩子,当初也正是被她的聪明和灵动所打动,可现她就这样一下子把我看穿,我却免不了有些狼狈。


还好她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转而感叹道:“你的朋友挺有勇气的哎,竟然坚持住了,不然说不定也会像你一样,黄昏中一个擦肩而过,一切就结束啦。”


是啊,在我慢慢长大的过程中,我得到了一些,但也永远地丢掉了一些。比如为感情不顾一切的拼劲,比如对自己放肆尽兴的纵容。我总在收敛自己,教育自己,磨砺自己,让自己一步步,变成自己认为应该是的样子。


然而蓝河,却始终还保持着一些不肯放手。


“你的朋友现在还好吧?说起来他挺帅的哎,万一把我那几个未婚女同学的魂勾走了怎么办。”


老婆戳戳我的鼻子,冲我笑笑。


“他……”


我本以为他们并不会长久,可从他一段时间内停止更新的微博微信里,从他半夜打来沉默许久最后只冒出几个字的电话中,从他或许会纠结但从不后悔的话语中……他为他的喜欢,付出了他能付出的一切。


“他很好,不错!我也……我也很好,不错!”我终于想明白了一切,心下一片释然:“媳妇儿,我特别喜欢现在这种生活,接下来更要为未来努力了,一起啊?”


“好哈。”


即将成为我妻子的人在蓝河的照片上贴好伴郎标签,合上了笔记本。


 


把握住所拥有的,让一切变得更好。


不知怎的,我想起了那个小子长时间沉默后,更新的第一条微博。


 


 


小补充:


叶神耳语的话是(羞羞>.<.):哥要是变性了,谁来让你爽啊。


小蓝后来不更新微博微信啥的,是回去跟爹妈坦白被骂了;而半夜给“我”打电话,沉默许久后说得是“我没有做错”。


当然,这个那个一番后,爸爸妈妈后来还是接受啦!



评论 ( 25 )
热度 ( 192 )
 

© 默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