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契

仙流,袁哲,叶蓝。

【叶蓝】当局者清(二十)(END)

二十

大半个月过去,我和蓝河一路心惊胆颤却又理所当然地看着国家队过关斩将,明天,再一次太阳升起又落下后,就要踏进赛场馆一拼冠军了。

我激动之余总觉得有点不太现实,趴在酒店床上紧张地直打嗝,想起点什么就骚扰下蓝河,先是问他胜算如何,又问问队员状态怎样,甚至还迷信上头摸起手机调出万年历,研究起明天的宜忌事宜。

“应该会赢吧……”

我自言自语正嘀咕着,肚子忽然一阵翻搅。我大概知晓那是神经极度紧张时生理的本能反应,于是连忙跑进洗手间解决,然而出来没多久,蓝河又接班进去了。

不相干的人尚且如此紧张,当事人不知道心情如何。

蓝河顺便还擦了把脸,挂着水珠就出来了。我刚好在手机上刷到一个热帖,抬头有点无语地吐槽道:“都什么时候了,他们竟然还在八卦叶修的身世。”

“哦,说什么呢。”

“我看看啊,有说他老爸是某军区一把手的,还有说他老爹是红三代所以叶修是红四代的。哈哈这个逗比打错字了,帖子上写得是红丝带!哦哦,这个就说他家是搞房地产起来的……哎呦,这个更邪乎,说他们家官商勾结准备搞垄断!”

“真神奇。”

蓝河随口应着,又坐在床上发起了呆。

“我说,”网友的想象力真是让人叹为观止,我啧啧赞叹着关掉页面,问道,“明天就是决赛了,你不打个电话过去聊点什么?”

蓝河回神看我一眼,啊一声后恍然道:“他没有手机。”

“不是吧!都什么年代了!”我实在无法想象现代人类离开手机怎么生存,但蓝河又不像开玩笑,于是大呼小叫一番后调侃道:“我可是花了半个月工资买咱们国家赢啊,你也不来点内幕消息。”

蓝河笑了笑,摇头道:“是啊,明天决赛,我更不能瞎参和了。”

“这话说的,他们那些职业选手心理素质好着呢!”

“呃……”

我和蓝河互相大眼儿对小眼儿半晌,还是我先开口:“都把叶修说得那么邪乎,其实他也就是个普通人,我想了下要是明天我上赛场,今天肯定挺想跟对象儿聊会儿天说会儿话的。减压手段嘛!”

“也是。”蓝河视线还游离着,但已经不由自主地已经掏出手机,低头就要解锁时忽然抬头望向我:“他没有手机。”

我们两个同时愣住,继而一起哈哈狂笑起来,简直快要笑得大脑缺氧,抹掉喷出的眼泪在床上直打滚。

“一定,哈哈哈,明天一定会赢的!”

我爬在床边直喘气,看着跟我一样笑得快要打嗝的蓝河慢慢平静下来,最后抬手冲天挥拳。

 

决赛的气氛,到底是不一样的。

楼总给的票实在是不错,决赛场是第一排,正好在国家队休息区上面。听说楼冠宁和几个朋友也来了,进得是VIP包厢,我暂时没空去找他,准备比赛结束后再说。

我和蓝河把特意准备好的“We are the Champion”横幅系在栏杆上,探出头回身左看右看,气势得不得了。

“绝对天时地利人和!”

我吼叫着举起手机自拍完,压根坐不下,原地四处看看,却发现不远处隔着一条过道,好像坐着两个有点面熟的人。

是谁呢……那边是韩国观众区,我又没有朋友。我眯起眼睛又仔细分辨半晌,忽然脑袋一亮记起来,这是两个韩国明星啊!拜前女友抓着我看韩剧所赐,我竟然在这里认出了演员,激动间推一下蓝河指指那边,叫道:“演员!韩国那边,演员来看了!”

“谁?”蓝河连忙转头,发现自己不认识,又转回视线笑道:“你刷刷微薄,咱们国家也有明星来观战的,就是不知道坐在哪儿。”

“真的假的!”

我这人一向没什么明星缘,长这么大压根没见过几个明星,听蓝河一说很是激动不已,整个人转向观众席就要四处搜索明星的影踪。只是我还没有在人山人海里找出散落的星星,人群忽地轰然炸开,全部人都高声喝彩了起来。

我急忙转回头,是国家队队员现身了。

队长喻文州走在最前面,微笑着向观众挥手致意。后面十几个人也全都随性地向前走着,有黄少天张佳乐那种应着观众欢呼跳起来的,也有王杰希肖时钦这种表情稳重,看不出情绪波动的。

而走在最后面的,是叶修。

叶修拍拍方锐的肩膀,在休息区前站定时,全场的欢呼声瞬间爆到了最高值。

“冲啊!”

“拿下!”

“上!”

长句没气势,所有人都在大声吼叫着短句。搞得晚一步入场的韩国队员仿似被压制般,气势都弱了不少。

嗡嗡不散的轰鸣中,赛场的喇叭终于响起,甜美的女声用英文、中文、韩文各自讲述一遍注意事项,时间安排,观赛须知等等。

下面的孙翔正跟唐昊聊着什么,唐昊点下头,又跟张新杰转述。而苏沐橙低头在看现场的宣传小册子,翻过花花绿绿的一页后,随手放在椅子上去看投影设备。黄少天果然在抓着人说话,一连串嘴巴不停,听得王杰希眉头微微皱起,往李轩那边靠了一下。似乎周泽楷最为淡定,和往常完全一样轻松活动着手指,偶尔应一下正笑着说话的楚云秀。

气氛很好,很有戏啊!

这么近的距离,简直是特等福利,我眼睛狠狠盯住休息区,完全无暇去看现场的大屏幕,只留耳朵去听喧闹的声音波浪般一浪一浪过去,然后又察觉到什么般卡住,声音不知怎的竟然停顿一下,又迅速轰炸般闹开。

我几乎下意识地抬头看向转播屏幕,只看到上面是叶修的后脑勺,然而等我再看向休息区,叶修又已经再次望回比赛区了。

什么情况?有暂停回播吗?给个前景提要啊……我一头雾水地扭头想问蓝河,却看到他哈哈一乐,从容地坐回了椅子上。

“怎么个情况?”

差不多看够了,我也坐回去,指一下大屏幕问蓝河。

“刚才叶修发现这个横幅了,”蓝河的脸上有不再加以掩饰的得意,“就,指了一下,然后比出个OK的手势。”

“这么说,我投注投准了!”

蓝河还得瑟着,被我这么一问差点噎住,一脸无语地答道:“应……应该吧。”

“哈哈哈哈,好!赚到钱请你吃大餐!”

女声再次响起,比赛要开始了。我马上正襟危坐,一点别的念头也不敢再有。

 

激昂的音乐过后,场地中央刷出了双方打头阵的角色,一叶之秋持矛而立,周身环绕着凛然肃杀的气息。

啊,该怎么形容那种流窜在血液里躁动呢……很痒,很烈,很焦躁,很急切。比在日落后的电影院门口等待恋人还要雀跃,比在拼搏之后等待结果出现还要紧张;有点愉悦的无能为力般的宿命感,却愿意强烈的相信,笃定一切一定会有个美好的结局。

场中央喷薄而出技能带出的彩色光圈,两个角色在短暂试探后终于狭路相逢。

我大叫着挑起:“左旋!漂亮!用掌风推开上挑!”

“就这样,不退,冲!”蓝河也跳起来,吼得比我还大声。

战斗法师,老子也玩过啊!虽然水平是差了点,可好歹技能还是熟悉的!我抓住栏杆拼命倾出身子大叫,脑海中浮起游戏里的技能树,想起什么大招就不管不顾地嚷嚷出来。

“出龙!炫纹全开!”

“孙翔!吼!”

“秒杀啊啊!”

周围的人比我还强,另一边的哥们儿嗓子听上去已经哑了。反正使不上其他劲儿,所有人都跟疯了一样,尽情欢呼造势。

孙翔这1个人头拿得不甚轻松,我更是累个半死,一局结束后歪在椅子上直喘气,跟刚跑完一千米似的,一摸后背全是汗。蓝河头上绑着条红带子扭头冲我哈哈一乐,在台上刷出韩国队第二个选手后头也不回地抛弃我,继续看比赛去了。

接下来,孙翔用一叶之秋不到20%的血量打掉了第二个对手25%的血量,这种级别的赛场上,哪怕0.1%的血量也宝贵到不像话,这完全就是超额完成了任务,于是在阵阵掌声中,孙翔嘴角挂着点得意的笑走下台阶,和楚云秀击掌交接。

啊,元素法师对魔剑士,两个职业都不太熟哎……

“楚云秀!楚云秀!”

然而其他人却已然疯狂,狂热地喊着这位个性美女的名字,为她使劲呐喊。

“晕,晕,”我按几下太阳穴喘着气去踹蓝河,“年纪大了,汤不牢。”

蓝河完全不搭理我:“好好看着吧!啊啊,这个角度太刁钻了!棒啊!”

高深的看不懂,看场面绚烂也不错。我平静下来计算着两边的血量,欢天喜地目送韩国队二号选手落败离场,却又在不甘心和郁闷中亲眼目睹韩国队三号选手在打败楚云秀后又磨去了唐昊40%的生命。

半场的观众静了下来,而另外半场的观众用排山倒海的欢呼声叫嚣着冲击过来。交叠的气势对冲中,我们一起看着唐昊被对方四号选手用20%的血量战胜,而那人在对上肖时钦时更是极为积极,历经几番走位调整继而强悍对冲,最后甚至在一个破败的断墙边,硬抗着肖时钦布置好的埋伏放肆挥洒,打出了慨然同归于尽的精彩场面。

场面是很好看,可是这是比赛……我宁愿场面难看点,只要能一直领先,一直压着对手打……我还没想好跟脑海中的诸神活佛谈什么条件,一切仿佛再一次回归到原点般,场中央迅速刷出了两个满血的角色——韩国队五号选手使用的狂剑士,还有这边迎战的、王杰希的魔道学者。

我手心冒出一层汗,吞咽几下后紧张道:“还……还在控制中吧?”

场中两人正谨慎的绕圈试探,我脑子一片空白,只觉得每个走位都暗含着杀气,气氛紧张到逼人窒息。

蓝河,另一边的哥们儿,后面的观众,所有人全都静了下来,好像现在喝彩会浪费运气似的,每个人都双手握拳,全心全意地盯住前方。

没问题的,我默念着安慰自己。王不留行在这届大赛里风光无比,守擂从未失败,打出了好几场匪夷所思的局面。所以只要稳住,只要局面掌控住,胜利就一定会……

我还没想完这个句子,一个错神,狂剑士已经贴上王不留行,开始了惊心动魄地以血还血。

89%,77%,63%……啊,躲开了!王不留行扫把甩尾拖开点距离,接连使出减速招数打乱对手的节奏。可是……对手竟然硬扛着伤害,用掉保留的疾冲技能再度黏上魔道学者,硬要跟他贴身肉搏到底。

不止是手心,我能感觉到额头也有汗滴渗出来了,正触感极致清晰地沿着脸颊缓缓擦过,极痒极躁。是了,我们厉害,对手同样很厉害,他们也是历经无数考验才能站在这里争夺冠军的啊!都怪自己以前没好好关注其他国家队的风格,现在回想起来他们的擂台赛战术很是清晰,开局试探、中场磨合、最后放手一搏,来应对孙翔的尖锐、楚云秀的绚烂、唐昊的强势、肖时钦的沉稳,和现在,王杰希的不可思议。

啧啧,不行,不能慌。有什么了不起的,他们研究我们,我们肯定也会研究他们啊!叶修又不是来旅游的,他对所有职业的了如指掌,肯定也看过之前韩国队的比赛,相信他这样安排肯定有他的道理!

我越是嘴巴嘟囔不停,脸腮旁那滴汗的触感就越是鲜明。我无暇去抹,任由汗滴滑下至底想痛快一次甩走时,忽然所有人同时呼吸一窒,只见场上最后一个大招爆出,狂剑士挂着2%的血量,硬是成为了这局比赛的胜者。

这……

擂台赛就这么……结束了?

两边都爆炸一样狂吼了起来,那半边看台用热烈的掌声为他们凯旋的选手喝彩。王杰希还是没什么表情变化,施施然从操作台里走出下台,而我手举到半空正犹豫不决时,忽然听到这半边看台在短暂的沉默后,同样响起了响亮热情的掌声。

特写镜头中的王杰希笑了笑,简单挥下手,回到了休息区。

下面所有选手或站或坐,围着叶修绕成一个圆圈,而我们虽然离得很近,也只大概看到叶修正在板子上写写画画。

我身子一松,靠在椅背上擦掉脑袋上的汗,呼出几口气扭头看了眼蓝河,忍不住问道:“团队赛叶修会上吗?”

蓝河跟我一样焦急,趴在栏杆边死命探头往下看,吼道:“我也不知道啊!”

“会赢吗?”

我问了一个特别没有意思的问题。

“一定会!”

身旁两侧所有人,竟同时回答了我的疑问。

好……那就继续,相信吧!

 

中场休息时间发生的一切在我脑海里全是空白,再有意识时场馆灯光已调暗不少,场中央悬挂着的巨大屏幕忽地亮起一条细线,接着像是从漆黑混沌中开天辟地般,那条细线迅速撕裂拉开,大片的色彩肆意晕开。

是深蓝色的海,是灰着的天,是随着镜头慢慢拉近时逐渐显现的旗子、桅杆、甲板、船身……

啊,一艘船!

不会吧,难道世界级的团队赛就在这艘船上打了?也太挤了吧!

密集嘈杂的讨论声瞬间从四面八方响起,我条件反射般往下面看去,只见叶修正坐在椅子上仰头看向屏幕,在王杰希抬手比着前方说话时轻轻地点下头,然后在手边的笔记本上又划了几道什么,最后合上了本子。

砰砰砰,接连三声枪声!

这个场馆的音效实在是太好了,突然这么一搞吓得我心跳狂飙不少,连忙看向大屏幕,是夜雨声烦正从画面上略过。

我靠,真的就在这上面打了?

现在自然是不可能有人来解惑的,镜头极速切换,只见喻文州矮身藏在一个木门后面,不远处一个刺客正慢慢逼近。而方锐跟周泽楷一起躲在另一个房间的木桶后面,极小地调整着角色的视角,想来正在观察整体的局面。

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发现到,但上帝视角的我们却清楚看到斜前方的高背椅后面正蹲着一个骑士。

“二打一,杀啊!”

可惜我们喊得再大声也没用,里面压根听不到。

一枪穿云:“厨房。”

海无量:“我也是。”

索克萨尔:“宿舍。”

石不转:“控制室,蒸汽房。”

夜雨声烦:“外面是海,甲板上发现目标,简单交手后闪了!目前没看到NPC!不知道掉进海里会怎么样!”

队伍频道飞速刷新着消息,又是一阵信息交换后喻文州再次发话:“治疗藏好,我们过去跟你汇合。”

不止是他们,韩国队的选手也动起来了。有沿着楼梯往下走的,有打碎甲板顺着撑杆往下跳的,而夜雨声烦边移动边抱怨道:“就这么打了?在一艘船上?太*&#憋屈了!”

全场哗然,没想到到了这里中文屏蔽依然管用。

夜雨声烦:“晕!不会就给我黄牌吧!我真不是故意的啊!”

海无量:“给就给咯,反正最后一场了。”

夜雨声烦:“你!你!好,我忍!”

出乎意料的,某两位大神在这种紧张气氛下还能不忘斗嘴,我们也被带着松了一口气,场上甚至七零八落地响起了阵阵笑声。

然而张新杰没受任何影响,借着各种物品掩护调整观察时淡定道:“报坐标。”

喻文州和黄少天迅速回复了一串数字,然后……

“被发现。”

一枪穿云双枪在手,拉开点距离站在海无量侧后方,两人一前一后,各自蓄势待发。

“2v2?”喻文州发问道。

“是。”

海无量补充道:“我们没动,他们上来了!”

“好,”喻文州下达指示:“那就打会儿,注意血量。我们去找你们。”

在五分钟沉默的试探后,这场团队赛里的第一波小高潮终于到来了,骑士和战斗法师,对上气功师和神枪手。

战斗法师是从外面进来的,自然熟悉另一边的地形,而周泽楷和方锐一直被困在这间房里,如果冒然冲出包围圈,就算不考虑会遇上埋伏,在地形不熟的情况下发挥怕是也会受到桎梏。尤其高手过招,再细微的差距都可能会被放大无数倍,不知两人是不是正因为这一点而不敢冒进,一路且战且退,不多时,竟被带到了堆满酒桶的角落里。

海无量:“冲?”

索克萨尔:“=”

不过就是一个字加一个符号的时间,骑士横剑劈开一排木桶,汩汩酒液喷着淌了一地。

“啊!”

上帝视角的我们眼见着又一个枪炮师摸进房间,却没有端起重炮,只是随手丢出了一个打火机。而瞬间烧起的火苗,和一枪穿云、海无量被火焰无情吞噬掉的3%的血量,让我头一次对荣耀的拟真性产生深深的愤恨。

“太卑鄙了!”

不论我们喊得怎样愤慨,那个枪炮师也绝不可能就此罢手,只见阵阵火星中炮口微扬,热感飞弹在极近的距离下呼啸着射出,然后毫无疑问地准确命中了目标。

我感觉到这半边的场子猛地安静下来,所有人都不自觉地禀住呼吸紧握双拳,然后……然后!

然后硝烟散尽的破烂木桶旁,竟浮现出了裂开大洞的木板间隔,索克萨尔在一枪穿云和海无量的掩护下完成读条,手臂一扬,六道黑紫色的光柱彻底笼住了对手阵型最前面的骑士。

“少天绊住枪炮师,方锐点杀战斗法师,周泽楷主攻战斗法师,辅攻骑士。”

话音未落夜雨声烦已经绕过藏身的木板欺身上前,刷屏道:“哈哈哈我看行!干脆就在这把这仨全都解决了吧!不管怎么说先把这个枪炮师搞掉吧,放火烧人真是太损了,我喜欢!赶快多打几下送他去西天!”

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我忍不住原地跳起,狂挥着双臂尽兴呐喊不休。四打三啊!太占优了!要是能拿下简直……

可是同样超一流的对手却很快地粉碎了我们的期待。接连冲进来的牧师和刺客迅速掩护起队友,刚才的虐杀不过持续了20秒,局面便再一次倒转,变成了敌追我逃的局面。

“侧楼梯断裂。”从楼下赶来汇合的石不转等在宿舍门口,边跑边加血,引着众人往甲板跑去。

夜雨声烦:“我还是不懂,就在这个船上打了吗?”

海无量:“我要是你就不说这么多废话,怎么也得先干掉那个枪炮师。”

夜雨声烦:“去去去,我打掉他7%好吗?人生能有几个7%!等会儿摸清局势再来一波,搞定他分分钟的事!”

一枪穿云:“呵。”

……

周泽楷,在这种规模的比赛上,在全世界关注的决赛里,他,“呵”了……!

不止观众诧异,黄少天也明显被戳爆了,奔跑中的角色略一停顿,接着大段文字如冲破闸门的洪水般滚滚而出,也不管对手看不看得懂,瞬间铺满了整个屏幕。

我眼睛直犯花,可旁边的蓝河依然看得津津有味。果然,粉丝的心情我永远不懂,我只是看着后面追上来的敌方众人急得发慌。啊,那个枪炮师,又举起炮口了!啊啊啊,我简直恨不得穿越进去堵抢眼!

“等下,”众人站上甲板列好五人战经典阵型,黄少天还在公用频道不停刷屏,而索克萨尔在一阵扫视后,竟然带了点不确定,谨慎道,“海岸线……?好像真不是在船上就能搞定的。”

镜头跟着推远,我们便跟着一起望去,是的,海岸线就在前方不远处,好像是个港口,好像……岸上还有NPC?

越驶越进了……韩国的队伍频道同样在飞速滚动刷新着,本来举起炮口瞄准夜雨声烦的枪炮师在几句交代后忽然调转炮口,卡在船只靠岸的瞬间飞身上岸,抢在最前面点中一个头上挂出惊叹号的NPC。

而就在他对话成功的瞬间,屏幕一黑,场馆又一次安静了下来。

 

这是什么意思?我和蓝河面面相觑后连忙看回屏幕,生怕错过一点点细节。

就像之前一样,慢慢的,屏幕再度亮了起来。恢弘庄严的音乐跟着响起,我们所有人一起看着整个巨幕从上往下接连刷过英文、中文、韩文。

【史诗战争开启:公元1248年,十字军第七次东征,达米埃塔保卫战。】

“我靠!”

【中国队:达米埃塔守卫者。韩国队:十字军征服者。】

我大叫着摸出手机联网百度,糟糕,这场战役十字军赢了啊!

场景已经被刷新过了,中国队五个人全部站在了达米埃塔的城门后面,而韩国队五人正围在路易九世旁边,刺客身上还挂着刚才喻文州见缝插针丢下的巫毒术,一秒一掉血,掉到第六秒牧师才记起要驱散。

不等所有人想出个所以然,路易九世一声令下,十字军听命开拔,向达米埃塔城攻去。

兵临城下,两军对阵,不知道游戏里的他们什么感觉,我们这些用上帝视角俯视的观众,已然获得了观看史诗大片的震撼感。

NPC们不像网游里抢BOSS,还要磨叽一会儿观察下形式,十字军士兵在得到命令后迅速行动,用枪炮轰,用刀剑砍,反正是荣耀设定下的史诗事件,也就不讲究什么科学性了,冷热兵器一起上,火光四射枪炮轰鸣,场面很是壮烈。

夜雨声烦:“那个……咱们是守城还是杀人?这么多NPC放着不管也不是个事啊?”

一个十字军攻城小分队被达米埃塔士兵拦下,正在城门外激战搏杀。一分钟后喻文州下令:“不管NPC,找出对方的游戏角色,杀。”

可是对方好像并不着急出去硬碰,躲在攻城NPC火力之下小心地挪动着位置。

“其实……我说……”十字军在西南方架起投石车,开始新一轮的猛烈进攻。我脑子零星闪过点想法,凑到蓝河旁边嘀咕道:“其实NPC,可以由人来操作啊!”

“什么!”蓝河喊着,却也明显眼睛一亮,回神点头道:“对哦!荣耀本来就是网游,也说不定有一天能有世界级的团队大战啊!”

“那就太壮观了!这可能是唯一可以全民参与的竞技项目了啊!”

如果数据库够大,网络和服务器够强悍,未来某天说不定会有世界级别的荣耀团队赛,那时候……进行中的畅想被一阵惊呼打断,不知道从哪个角落突然钻出的黄少天抓住了韩国队故意落后几个身位格的牧师,猛然爆发,所有剑客大招几乎一股脑全丢了出去。

“太帅了啊!”

“打爆他!”

“一战定胜负!”

可是赛场上的黄少天远比我们清醒,在对方骑士回头的瞬间头也不回地迅速跑路,躲进混乱的NPC中又一次不见踪影。

对手明显是被激怒了,牧师为了控蓝不敢给自己大加,站在队友的保护圈里小心地拉起点血线,而那个骚包的枪炮师转身一亮炮口,红点闪烁后,豪华澎湃的卫星射线几乎笼罩住了小半个战场。

全场几乎同时屏住呼吸望向色彩绚烂的战场,片刻后……倒了一片?

“我KAO!”黄少天猫在人堆里判断下战况,无语道:“NPC竟然没有队友豁免!”

索克萨尔:“这就有点意思了。”

海无量:“艾玛这个设定很科学啊,我喜欢!我说你们有谁玩过魔兽争霸没,那个什么暴风雪,是吧,后来被改成阵营豁免就是最大的失误,完全不科学好嘛!要我说这种群攻技能就是不该队友豁免,一个炮过去全部玩完,好得很!”

石不转:“NPC的血量挺低的。”

一枪穿云:“已试,有伤害。”

韩国队那边迅速调整阵型,缩起往方阵外撤退,看上去是在担心NPC有了仇恨反过头攻击他们。可NPC们好像却完全无意应对这些天外来客,又一块巨石砸在城墙上,轰然倒塌的缺口处潮水般涌出达米埃塔最后一批士兵,我们便俯视着两个军团悲壮地冲击到了一处。

海无量:“我们要不要帮帮NPC啊?”

石不转:“来了。”

一枪穿云:“好。”

就在这个无数士兵奋勇激战的战场一角,就在海无量研究技能夜雨声烦吐槽设定的空档,一个刺客忽然从人群中钻出,毫不犹豫地贴上石不转,刀刃亮出,出手就是……舍命一击!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可场馆里所有人却全都如同依靠本能察觉危险的动物般,瞬息之间,一起屏住了呼吸。

然后在死一般的寂静中,我们傻乎乎地看着一枪穿云从土坡上站起,坚定地举枪,出手,巴雷特狙击!

太快了,可是我们全都看到了!刺客在潜过来前特意恢复到85%的血量,转眼被无情地爆掉了33%,而他已无法收势,整个人喷着血雾撞上石不转,耗尽自己的生命,冲掉了石不转一半的血量。

索克萨尔:“漂亮,迅速后撤。方锐,对手牧师蓝。”

海无量:“差不多一半没啦,哈哈哈哈。”

“嗷嗷嗷!”旁边的蓝河忽然大叫,吓了我一跳。“你看到了吗!”他死命摇我,我迷茫摇头。“那个刺客!!一开始喻队长就知道这个人想拼掉牧师!故意的!在船上的时候试探着揍他,还在转场景前丢他DOT!让他去恢复,去耗牧师的蓝!”

“再……再在他出手前打爆他?让他白死却拼不掉石不转?”

“嗷嗷嗷!”

“可是会不会太冒险了……”

“拜托,场上有枪王啊!剑圣啊!”

蓝河不理我了,应和着这半场快要疯颠的欢呼声放肆地大叫大跳着。

“所以!”我心口一松:“能赢!”

“一定的!嗷嗷!”

如潮水般奔涌的欢呼声中,又是轰的一声后,达米埃塔城,破了。

等下,所有人都能看出十字军火力强得不是一个数量级,该不会真要让那五个人灭掉整个十字军,才能获得胜利吧?那也太不公平了吧!

然而系统没有给我们太多困惑的时间,在韩国队第六人从塞浦路斯港刷出的同时,发出了真正的胜负判定依据。

【十字军征服者获胜条件:护送路易九世进城。】

【达米埃塔守卫者获胜条件:剿灭路易九世的亲兵,或路易九世。】

大片金色阳光漫漫洒下,所有存活的NPC全部单膝跪下,望向港口头戴王冠、手持权柄的路易王迈出他坚定的第一步。

三步过去,张新杰迅速判断:“30分钟。”

韩国队那边的队伍频道中也刷出了阿拉伯数字30。

这场战争……就这样被刻上30分钟的生死线……了?

而场上的众人没有片刻耽搁,在一枪穿云远射试探后众人预估出国王的血量,最后喻文州拍板定下:“说好的团战总算是来了,别管那个NPC,上,灭他们团。”

“队长,是不公平的团战哎!”夜雨声烦跑前一段距离,在一个还烧着火的帐篷边埋伏好:“6打5!”

海无量:“所以没什么好说的啦,只能赢啦。”

一枪穿云:“同意。”

一切又一次回到到了原点,就在这条布满埋伏、崎岖不平的道路上,两队终于狭路相逢,然而胜者最终只有一个。

那边同样分析好局面的韩国选手也没有再闪躲避让,五人拉开点距离和路易王形成三角,呼应着,铿锵应战。

 

如果真的有快进,我一定会立马上按下,跳过折磨神经的现场赛事直接去看大结局。可是时间客观到可怖,在这每一秒钟都能有巨大偏差发生的赛场上,所有人打得难分难解,全都发挥出来最高的水平。

我和蓝河的位置实在太好,正好卡在中韩对立的边界上。中国队得势时右边的声浪铺天盖地过去,而危险时那边又排山倒海压来,我简直不用看,听声音就行了。

事实上我也确实没敢再细看,只依稀记得海无量和对方那个骚包的枪炮师同归于尽时周围全在狂吼,而我们犀利的第六人,沐雨橙风,在欢呼声中潇洒地踏上战场,向胜利狂奔了过去。

不断地有人上前,又被推开;使出技能,造成伤害或是被化解;出招攻击,或命中或是被动换血;被定住了,硬抗,强打对手;占据上风,谨慎,小心避让。

就在路易九世慢吞吞地绕过矮墙,越过土丘,钻过倒塌的营地……终于走过大半条加冕之路后,场上的韩国选手,全都倒下了。

“我们改变了历史!”

夜雨神烦只剩12%的血量了,却气势万丈,迎着虚拟的阳光放肆地挥舞出了一个剑花。

“不。”

路易九世呆在原地,颤抖着抛下了王冠和权柄。而站在国王旁边的索克萨尔披风呼呼作响,喻文州操作着他微微躬下身,说出了一句后来被无数媒体引为头条的结语。

“我们创造了历史。”

 

“发财啦!”我一跃而起,按着蓝河的肩膀死命摇晃:“1赔1.15!!!15%的收益!发财啦!”

蓝河跟着我一起跳:“哈哈哈,赢啦!你太没出息啦!”

“了不起,厉害!”

“太棒了!太好了!”

选手出来后等在外面的媒体全都涌了上去,托话筒的福,我们虽然看不到直播,但也听了个大概。无外乎什么对手很厉害,发挥很精彩,但我们坚定地执行了战术,找到突破口后一举拿下了比赛。

十几个记者又连珠炮般抛出了十几个问题,这次还是喻文州手一扬指向休息区,笑道:“赛前领队给我们制定了非常好的战术,以刺客为突破口就是叶修设计的。”

叶修?叶修!

对哦,领队叶修,虽然没上场,却领导国家队拿下了第一个世界级的冠军,绝对功不可没啊!

可是现场特写镜头追过来时,拍到的,竟然又是一个后脑勺。

我看看场上直播大屏幕,再看看下面正朝我们这个方向望来的国家队领队,吞了口口水拍下蓝河的肩膀:“兄弟,稳住。”

说完马上往一边退去,生怕被正扫过来的镜头拍进画面。

蓝河明显也愣住了,在看到叶修的一个手势后才蓦地反应过来,飞快解下挂在栏杆上的横幅,探身丢了下去。

而叶修在接住横幅后手臂一扬,又抛上来了一个纸团。

哇塞,大庭广众下暗度陈仓啊,胆子大得很哟!我正吐槽着,镜头中的叶修已经在欢呼声中微笑着转回去,双手展开,亮出了“We are the Champion”。

“耳朵!耳朵要聋了!”

欢呼声实在太过疯狂,我捂住耳朵大笑着往蓝河身上躲,假装扛不住吵闹,其实是想看纸团里的内容。蓝河倒也没有避开我,哈哈笑着展开纸团,然后,瞬间僵在了原地。

乍看之下其实真没什么了不起的,不过就是些乱七八糟的线条和圆圈,可能刚刚叶修还在上面演导战术呢。

可是……纸团里面包了个易拉罐扣环,而边角空白处写着一行歪歪扭扭的字。

“等会儿拿真的来跟你换。”

我被震撼了,许久之后才挤出一句话:“这字儿写得可真不怎么样。”

这确实是我那一瞬间的真心话,可蓝河猛地握拳,带着几分慌张和完全压抑不住的喜悦匆忙地看我一眼,接着低下头,好半天都没有再出声。

“好啦。”我揽上他的肩膀,想说点什么来帮他缓冲下情绪,憋上许久,开口却是:“终于赢啦。”

 

这场梦幻般的胜利带来的喜悦实在是妙不可言,我连奖金都不急着兑换了,尽兴跟中国粉丝在街头狂欢庆祝,闹到下半夜一点多才带着点酒意回到酒店。

还不困,一点睡意也没有!我摸出手机打开微博客户端,先是看一会儿别人发布的消息,再发几张现场图片,和每一个来留言的荣耀粉丝聊天,和所有关心赛事的朋友欢呼庆祝。

夺冠毫无疑问地被刷上了热门话题,同时,百度、新浪、搜狐、网易……所有门户网站也争先恐后地发布专题,总结着这次堪称完美的国家队远征之旅。

创造了历史!是啊,喻文州真是说的太对了,他们真的是创造了历史啊!

好消息太多,喜悦冲击下奇思妙想的段子太多,我边看边在床上打滚,好几次笑得肚子疼,在又看到一个特别好笑的笑话后上气不接下气地去喊蓝河,却发现这家伙压根不在。

哦对,回来的路上他说有点事,先走了,我当时急着回屋给手机充电就没理他。想来他也没什么别的地方可去,还不就是……咳咳。

刚才那些躁动的喜悦被横插进来的思索一搅,不觉间竟冷静下些许。我带着点茫然挠挠头,丢开手机去到窗边,一甩手拉开窗帘,正迎上了窗外五彩斑斓的夜景。

手机一直响起各种客户端的消息提示音,我不困,也不饿,坐在窗边回想着当初的一切,从迷茫到解惑,从怀疑到坚持,现在我彻底相信我没有选错,我进入了一个非常棒的行业。

每个人都是别人生活的旁观者,是自己生活的当局者。老话是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可是时至今日我已经把自己过明白了,而在我看来,叶修、蓝河、苏沐橙,所有坚定向前的人,他们全都把自己的生活整理得清晰而美好。

一切终会到来,在那之前,只需要做足准备就好。

 

我一直坐在窗前,等到了黎明破晓前浓黑墨色中露出的第一缕亮光。

流淌向前的时光永不停止,崭新的未来,到来了。

 

END

 ------------

终于又填完一篇啦!

现在是15年3月30号,B市回暖了,但可能明天会下雨。从B市逃走的、就快18岁的小叶正呆在H市为了荣耀疯狂,更小一点的小蓝可能只是听说还没有真正加入这个世界,当然也可能……已经加入进来。

可惜我看不到,所以只好寄希望于“我”来看到啦>.<

然而这不过只是千万种可能的一个,未来一直在等着他们,他们会一起慢慢经历,会一起走出最好的结局。

谢谢妹子们~要幸福哦!


评论 ( 80 )
热度 ( 363 )
 

© 默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