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契

仙流,袁哲,叶蓝。

[全职高手][叶蓝]水火相容(三十六~三十九)

三十六 蓝桥春雪

又一个周日晚上,叶修吃饱喝足,心情愉悦地登陆游戏。 

一拉好友名单,蓝桥春雪在线。叶修单手支着下巴等了一会儿,没见消息过来,想了想,给伍晨去了个消息。 

“又打着呢?” 

“没听见有消息啊,我在组副本队伍。” 

“哦。”叶修确认之后,给蓝河去了个消息,“在忙什么呢。” 

“呵……”过了差不多半分钟,蓝河回复过来一个字加一个省略号。 

“蓝溪阁打野图BOSS呢?” 

“呃……” 

“小蓝啊,乖,来个坐标。” 

那边蓝河又延迟了足足一分钟,才发来无奈的表情郁闷道,“不能告诉你。” 

“你乖,快说。” 

“真不能告诉你。再说了,你就不怕我随便说个地方骗你?” 

“以前你就没骗过我,现在……”叶修心情愈发愉悦,故意停一下续道,“更不可能了。” 

蓝河那边可能又在做心理重建,好半天才慨然回复,“反正不行!” 

“好了,别闹,坐标。” 

“我死了!不知道!” 

“是吗?哎呀真心疼,哪张图啊我去哭一哭。” 

“您的好友蓝桥蠢雪已下线。” 

“感动到自己的名字都打错了吗?” 

“啊啊啊!哪个混蛋乱改我输入法的词组!” 

“呵呵。好了,不生气,来告诉我坐标。” 

“滚滚滚!” 

“偏不。” 

“!!!” 

[系统]您的好友蓝桥春雪已下线。 

“老子拼了,大不了不上游戏!来,咱们在这好好说道说道!”蓝河退出游戏,从QQ里杀将过来。 

叶修发出一个视频邀请,乐道,“说什么。” 

“是我在追求你,我!我!”蓝河拒绝掉视频邀请继续暴走。 

“呵呵,那你倒是追啊。” 

蓝河沉默。 

“都不肯见我。” 

蓝河装死。 

“身为被追求的人,我很寂寞呐。” 

“大哥!一个野图BOSS而已,不用这样吧!!” 

真是太好玩了啊。叶修想象一下蓝河的表情,斜靠在桌子上闷声笑了起来。 

除了每周日晚上固定的“约会”之外,其他时间也是可以沟通下感情的嘛。 

于是叶修周四下午趁训练休息抽空上了下线,可是找了一圈,蓝河不在。周五,不在。周六打比赛没空,周日……还不在。 

“貌似蓝溪阁最近很疲软啊!”叶修用潜伏在中草堂的小号在公会频道发了条消息。 

蓝桥春雪怎么也是神之领域一号人物,最近精英团又是搞得风生水起,这么多天不在别的公会恐怕八卦更多。 

“可不是!终于出了口鸟气!”“话说,蓝桥跑哪儿去了?”“鬼知道!”“莫不是辞职了。”“你们在说那个蓝锋团吗?”“对啊,那个团长好几天没上线了,爽!”“他今天来不来,不来我也打打PVP去。”“瞧你那点出息。”“你有出息还被追着到处跑?”“好了好了别吵,走,一起日翻蓝溪阁!” 

眼瞅着话题飞速变换到公会矛盾,叶修只好登陆大号,直接去私聊春易老。 

“事假。”

不管对面是谁,问的是什么问题,春易老永远惜字如金。 

什么事能忙到这么多天不在啊,叶修给蓝河QQ留完言,无聊地下线了。 

蓝河是周五销假回来的,在QQ上打过招呼,还是等到周日才跟叶修在游戏里碰上面。 

“你们刚开始走职业的时候,特别辛苦吧。” 

和上次被逗到发飙不同,这次蓝河的语气很是沉稳,怎么听都是有话想说的样子。于是叶修嗯了一声,只是安静地等着。 

“我小时候也梦想过当职业选手的。去网上找训练软件偷偷练,通宵看PK视频,上课不听讲一页一页看攻略。” 

“成绩当然一落千丈,我爸一生气,揍得我好几天没能坐着吃饭。” 

“我知道,他是关心我。” 

“等他冷静下来,很认真地找我谈了次话。嘿,一个高中生懂什么人生啊,可是有句话我听懂了,他说有些极端的路,不是极端的人,不要轻易去走。” 

“我知道他说的极端的人不是贬义的意思。我只是想明白了我自己,真的只是个普通人。” 

“爱玩荣耀的普通人。” 

“后来我在大学里喜欢上蓝雨和黄少,重新练了个小号,努力在蓝溪阁打拼,再到现在,回头想想,也挺满足的。” 

“对了,我的名字还是我爸取的呢。那天他背着手站在我后面看我建号,说既然你喜欢的战队和公会都有蓝字,干脆叫蓝桥春雪得了。” 

“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秋风我去时。有文化吧!” 

“最近他身体不太好……我很担心。” 

不止是担心病情,怕是在困扰更严重的事吧。叶修慢慢咽下一口烟,继续沉默倾听。 

“我妈念了我好几天,让我赶快安稳下来……反正就是那个意思,你懂的。” 

“也不知道怎么了,我突然想起我爸说过的话,那句不是极端的人,不要走极端的路。” 

“可是我又想了想,不对。” 

“喜欢你这事,普通人也可以。” 

“我喜欢你这件事,也不是极端的事。” 

“我是个普通人,可是我喜欢你,认真的。” 

“所以……” 

句子没完,可蓝河说完了。 

掺杂电磁信号的沉默好像生出了小小的触手,挠得叶修鼻尖微微发痒。于是叶修笑了笑,轻声道,“你就不好奇,为什么我一开始叫叶秋,后来又叫叶修?” 

“哎?啊,好奇啊。” 

“职业之路,远比你想象的复杂啊,小蓝。” 

后来说了些什么,两个人睡了一觉起来后差不多都忘光了。 

蓝河只记得睡醒后豪情万丈,觉得自己为了蓝雨和黄少天还能再战100年。当然,100年里顺便喜欢下叶修99年也是可以的。 

而叶修早上打着呵欠刮胡子的时候,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忽然露齿一笑,笑得硬挤进来抢厕所的魏琛大惊失色,屁滚尿流地冲出了洗手间。 

“为什么会有人在秋天发情呢!”魏琛抱着方锐大哭。 

“因为……一叶知秋?”方锐咬文嚼字。 

“呵呵,羡慕吗。”叶修施施然坐下,开始了美好的一天。 


三十七 拨开云雾

“这么好的机会,你还犹豫?”

“再怎么说也是人生转折点啊……”蓝河组织着语言小心措辞,“我当然知道是好机会,那个,你等我再想想?”

“也对。反正资料我给你发过去,你再考虑下吧,考虑好了给李老师去个电话,我就不管了啊。”

“好,谢啦班长。”

“客气什么,改天找机会聚聚。”

挂掉电话后蓝河恍惚了一会儿,嘀咕着今年是不是有什么特殊说法,怎么事情发生的如此密集,自己都快要跟不上节奏了。

还没想出个所以然,邮箱插件叮一声提示有新邮件到达。蓝河轻击鼠标点开,从头到尾一字不落地看过招生细则和科目介绍,然后不得不承认,他很想去。

“电竞运营管理啊……”蓝河空闲的左手做着无意义的动作,再看一遍文件,点击了右上角的叉。

比起副本和团战,蓝河对竞技场的执念相对要弱一些,除了拿到新装备、想到新打法去实验下,基本上就是无事可做的时候才会去晃晃。

不过蓝桥春雪到底名声在外,眼下他开了个不加密码的房间泡在里面打了大半天,来挑战的,来寻仇的,来取经的,来凑热闹的,慢慢的,房间里竟然也挤满了围观人士。

“蓝溪阁五大高手哈?”一个狂剑士接替输掉的忍者进入擂台,不怎么客气地抛出一句开场白。

蓝河没回应,挥剑出击,剑光划出一道弧形,刺向了对面的敌人。

“靠,现在是谁在用这个号?别浪费我们路人的感情啊!”

蓝河对上狂剑士后连输七局,第八局打到一半,围观路人之一的夜渡寒潭率先忍不住,开始在频道里刷屏了。

“正是你大爷我。”蓝河正被人压着打,却不甚在意的样子,还有精力和人对喷。

“你妹!大老远跑来,你叫老子看这个?”

“我妹不要急,慢慢看。”

“靠你大爷!给老子精神点!”

“你干嘛呢,又有心事了?”

又来了一条私聊消息,蓝河一看ID忽地走神,躲闪不及之际只好硬吃下一记十字斩,挂着出血的效果无奈回复,“不是吧,你怎么也来了……”

“因为你嘲讽啊,我一上线就看见兴欣这边在刷你连输七局呢。”

“……”蓝河祭出省略号大法,打出“GG”,干脆利落地退出了游戏。

见到蓝桥春雪突然下线,夜渡寒潭和几个蓝溪阁公会的朋友又从Q上发来消息,问他是不是遇上了什么事情。蓝河给每个人回复一句“没事”后,点开叶修的QQ,长呼一口气,敲出一句话发过去。

“我可能会去再念两年书。”

“嗯?说详细点?”

“就是……台湾有几家大学来招生,电竞运营管理相关的研究所,我们大学老师就推荐我了。那边电竞发展早,经验也多,我看了些资料,确实很不错。”

“那很好啊!”叶修难得地加了个感叹号,在罗辑的现身说法下,他早就服气知识的力量了。

蓝河挠挠头,一句话敲了删删了敲,最后好容易定型,“我有点犹豫,还在想去不去。”

聊天框弹出语音邀请提示,蓝河点击接受,一连通就听到了叶修的调侃,“呵呵,所以就去竞技场里找揍啊。”

“这不是脑子有点乱,瞎打打呗。我如果去念书,蓝溪阁这边的工作肯定要辞掉了,重新做一个学生,很多事都要从头开始。而且,除了这些事以外……两年啊,两年……很长的。”

“研究生不是都两年吗?”

“是没错,问题是,你……”

语音聊天不像文字,可以留足修改和斟酌的时间,蓝河说到一半词不达意,只好卡住。

“我怎么?”

“你妹!”

还没想明白就被追问,蓝河忽然怒从心头起,干脆送上一句脏话。不料骂完后确实爽快了不少,蓝河摘下耳机甩甩脑袋,把耳机的头架扭动着换了个方向,单手扶起耳罩,压到了耳朵上。

“哎呦,这么暴躁。”叶修莫名挨骂反倒笑了出来,乐了一会儿,轻声续道,“两年,是不短。”

还是不知道说什么的蓝河眨了眨眼,手指无意识地敲打着耳机架,咔哒咔哒,一声接着一声。

“这么一想还真是,我都不知道该不该鼓励你去了。毕竟,我也是有私心的嘛。”

“私……啧啧!”蓝河停下敲打耳机架的动作,猛地坐直身体,手忙脚乱地把刚刚拨到另一个方向的麦克风又拨了回来,支在嘴边急道,“私心?”

“是啊,呃……”

这次卡住的人换成了叶修,可蓝河有足够的耐心,只是右手拢起包住耳罩,静静地等待着。

“一直以来,你说的,我都听懂了。”

叶修又开口了。

耳罩压得太紧,使得叶修的吐字和呼吸太过清晰,甚至发出嗡嗡的回响,共鸣着心跳,直往心底钻。

“所以这次,让我来说吧。”

散人……不是没有大招的吗……?被一击击杀的蓝河呆呆地看着电脑屏幕,当机了。

切,道行太浅。叶修看着蓝河灰掉的头像,哼一声拎起杯子,起身出屋,敲开了苏沐橙的房门。

“怎么啦?”苏沐橙饶有趣味地观察叶修的表情,过了好半天才把人让进屋。

“你帮我做个台湾的旅游攻略呗,回头我好去找我男朋友。”

苏沐橙正翻找着茶包,闻言故作惊讶地扭头咋呼道,“台湾?哈哈,你把小剑客逗跑了吗!”

“还笑。”叶修嘴上哼哼着,脸上却也笑了。

“加油吧!”苏沐橙淘气叹息,一点也不担心这个哥哥的情路。

一直到零晨三点多,蓝河还木然地坐在床上,活脱脱一副中了大招正在虚弱缓冲的样子。

只是缓冲归缓冲,脑子还是可以动的。

蓝河望着窗外黑的并不纯粹的夜空,思前想后又理了一遍,终于完成重启,抓过手机登陆QQ,给叶修去了条消息。

“我决定了,去念书。”

“嗯,挺好的,艺多不压身。”

蓝河掀开被子正准备睡觉,一下子看到叶修的消息,又联想起叶修刚才说过的话,睡意转眼被打散,浑身冒起一层鸡皮疙瘩抖着手回复道,“你怎么还没睡?”

“等你啊。”

等你妹啊……哎不对,我不是他妹。哎也不对!哎哎哎!

蓝河一咬牙,故作镇定地躺下眼观鼻鼻观心,等到心跳恢复正常,按亮手机,一字一句地敲出“我睡觉了,你也睡吧”。

句子已经按好就差发送,叶修却又发来了一条消息。

“走之前见个面呗?”

如果只是这句这也就算了,可结尾那个[亲吻]的表情是几个意思?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蓝河像是被蜇了似的一甩手丢开手机,深深呼吸了几口,又摸索着把手机找回来,删掉刚才敲出的句子,重新输入了一个“好”字。

“那好,我睡觉了,你也睡吧。”

蓝河看着叶修最后发来的消息,突然觉得自己跟这个人……说不定,真挺适合的呐。


三十八 秋凉心暖

在蓝河有限的八卦认知里,名人出行除了必须装备的墨镜口罩帽子,还会自带助理和保镖,一行人风光无限,充满了各种神秘高端的迷样气势。

于是当他看到叶修没正行地靠在椅子上,兴致勃勃地给一个小孩子示范如何切水果时,啪的一声,第一个脑补幻灭了。

“两只手协调不好的话就先单练一只手,知道吗?别以为……呀,你到了,这么快。”

叶修感觉到身边有人,抬头扫一眼,将IPAD还给小孩子站了起来。

“嗨……”

蓝河挠挠头,略显局促地打了个招呼。

虽然叶修的做派不怎么气势,折腾这么久更谈不上什么神秘感……可是,真的面对面碰上,还是会有点紧张啊。

“你饿吗?”叶修接过蓝河手上提着的袋子,随口问道。

“不,不饿,飞机上吃过了。”蓝河看着自己空下来的手,觉得应该把东西抢过来自己拎着,又有点犹豫这样会不会太见外。

犹豫中前边的叶修已经走出了几步,又回身纳闷道,“什么东西,这么沉。”

“给你们兴欣的……”看着叶修低头研究礼品包的样子,蓝河忽然不纠结了,手抄在外套布兜里看向叶修,轻松笑开,“礼物。”

叶修抬眼看回来,两人的视线在碰面后第一次坦然地对上,然后叶修也笑了。

“其实你也很紧张吧。”蓝河走到叶修旁边,有点小得意地弯起嘴角。

“是啊,紧张死了,终于见到偶像蓝桥大大了。”叶修一本正经地说着雷人的台词,接着一扬手,顺走蓝河印有蓝雨队徽的鸭舌帽,甩到自己头上,“借我伪装下。”

说着压低帽檐,拽一下蓝河的胳膊,两人并肩走出了机场大厅。

这些年来跟着战队走南闯北,蓝河也凑热闹围观过不少俱乐部,只是像兴欣这样把战队建在网吧二层的俱乐部,恐怕还真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趁叶修提着点心从后门上楼,蓝河闲来无事,站在网吧后巷左顾右盼起来。

啧啧,又窄又暗的,挺适合拍鬼片的嘛。所以兴欣是亡灵大军吗?不死族的勇士,穿越地狱之门,来到荣耀的世界里搅起腥风血雨。

蓝河越脑补越乐,正要掏出手机拍照留念,忽然听到吱呀作响,接着一个女孩子喊着“我偏要看”,推开了二楼的铁门。

“行,”叶修三两步跳下楼梯,揽着蓝河上前,“看吧看吧。”

苏、苏沐橙!

反应过来上面是谁后蓝河整个人呆住,瞬间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摆了。

可以求合照吗?还是不要了,免得唐突佳人……那不然求签名?艾玛没带笔和本!怎么办怎么办?说……说句话!说啥?

“看完了没?看完了回去看你的电视剧去。”叶修冲着上面连连摆手,又去掐蓝河的脸,“醒醒,嘿。”

“啊!”蓝河一惊原地立定站直,紧张道,“苏、苏小姐!给我签个名字吧!啊……签衣服上行么?”

“嘻嘻,那些东西想要有很多啦。”苏沐橙双手撑在栏杆上笑着看向蓝河,“倒是我,要拜托你以后多多照顾叶修呀。”

然后苏沐橙点点头,转身回去了。

“说得好!”苏沐橙一走叶修来劲了,追着点上个赞,再掐一下蓝河的脸,“你这革命意志也忒薄弱了,看见美女自带僵直呢。”

蓝河还在震撼中,由着叶修掐了一会儿,才醒过神拍开,赞叹道,“本人好漂亮啊!哎?这是什么?”

蓝河看到叶修手上拿着个盒子,好奇心顿起,直接上手去抢。

“哎,哎。”叶修把盒子举过头顶躲开蓝河,传到另一只手上后退半步笑道,“急什么,早晚都是要给你的。”

“那你现在就给我呗。”

“别闹,里面零件多,散了怎么办。走了,去旅店把东西放下。”

叶修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蓝河只好念叨着“千万不要是君莫笑的周边”,磨磨蹭蹭地跟了上去。

不游湖,也不逛街,蓝河预定的酒店自带网络会所,放好东西下去打会儿荣耀,饿了就近吃顿晚饭,这就是两人讨论之后定出来的行程。

不用赶时间着实是件惬意的事情。蓝河坐在叶修旁边,视线追着叶修在几个黑色零件中穿梭的手指,像是在欣赏一场节奏曼妙的微型魔术。

手指真好看,零缺点。

蓝河一个走神感叹的空当,魔术完成,盒子里的组件被拼合成一个耳机,捏在了叶修的手里。

叶修起身把耳机戴到蓝河头上,而蓝河眼睛一亮,左右两侧甩几下头,开心地比出了一个拇指。

因为工作需要,蓝河几乎天天都要戴着耳机。耳罩式的太捂,别卡式的蓝河耳朵软又挂不住,这些年来从几百块的到上千块的,蓝河选来选去,最后也只是挑个不过不失的凑合戴着。

可叶修组出来的这个是微型内置耳机,不卡耳朵、不捂脸,收音的麦克风顺在耳机线上,往衣领上一夹就成。

“滑轮这里可以调节环境音量和技能音效,向下滑,环境音量变小,技能音效提高,PK必备。至于不那么紧张想看风景放松的时候呢,就往上拨。”

叶修站在蓝河前面,低下身子帮他调整耳机架的角度,顺便讲解下其他功能。

蓝河看到触控线上的兴欣标记,略一思索,犹豫道,“很贵吧?” 

“这东西想买都买不到,你懂的。不过真要说的话,是赞助商给的,不要钱。”

靠,还真是定制耳机啊!蓝河看一眼制造商的LOGO,小小晕眩过后问道,“你那时候……就是要给我这个?”

“对啊。都说哥早就看上你了,你还不信。”

蓝河摘下耳机,仰起头看了会儿叶修,忽然伸出手去,把人拽低紧紧拥抱了上去。

比想象中还要温暖,抱起来意外的舒服。

蓝河满足地叹了口气,头一次踏踏实实地感觉到,这个人,就在自己的身边。

“这么主动呐。”叶修抬手抚在蓝河的脖颈处,轻轻揉按了几下。 

吐气和呼吸不再通过电流传递,而是真切实在地吹拂在耳边,一股酥痒感从心尖上颤抖着爆开,瞬间流窜过全身。

真的很喜欢,不想放手。

“嗯,”蓝河贴着叶修胸口蹭了几下,嘟囔道,“我在享受我的追求成果。”

被拽着弯腰低身的姿势实在不怎么舒服,叶修好容易坚持了几分钟,摸摸蓝河的脑袋,轻声道,“好啦。”

蓝河松开手,脸上写满“不爽”二字看回去。

“咳咳,第一次见面,不好进展太快的。”叶修暧昧地眨下眼睛,满意地欣赏着蓝河的表情从不爽变成窘迫,才把人拉起来,笑道,“我饿了,请我吃饭吧。”

吃过饭,再玩会儿荣耀,时间就走到九点半了。蓝河算了下时间,打个呵欠推叶修起身,送他去酒店门口坐车。

即将入冬,就算是H市,夜里也还是挺冷的。

“冷啊!”蓝河缩着脖子躲进围巾里,手抄在布兜里原地蹦蹦跳跳地取暖。

“哎哎,自觉点,这边也冻着呢。”叶修喷出个烟圈,冲蓝河挑了挑眉。

“身为东道主,竟然蹭客人的装备。”蓝河嘴上吐槽不休,手却已经解开围巾,分了一半绕在叶修脖子上。

叶修得意地再吸一口烟,低头看一眼围巾却又无奈了,“你不是吧,围巾上也有蓝雨的队徽?”

“你倒是自己带个兴欣的围巾呐。”蓝河反唇相讥。

“哦哟,这么嚣张!”叶修吸完最后一口,按灭烟蒂丢进回收桶,“知道在兴欣的地盘还不老实点,蓝雨小贼。”

话音甫落,叶修一拉围巾拽过蓝河,在他唇边印上了一个清浅的吻。

“两年啊。”浅吻过后,叶修退开一点距离,轻轻叹了口气。

蓝河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犹豫再三,把围巾取下来,围到叶修脖子上绕了三圈。

“怎么个意思?”叶修嘴角抽了抽,有点囧。

“喜欢你,希望你再给我两年时间的意思。”蓝河笑了,有点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却没有移开视线。

于是叶修也笑了,迎上蓝河视线,柔声道,“等你学成归来,估计那时候我也退役了。”

“嗯……?”

“有很长的时间,很多种生活方式,我们可以一个一个试。”

“好啊。那就这么说定了。”

后来是谁先闭上的眼睛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缱绻星光下、深秋夜风中,两人慢慢靠近,交换了第一个真正的亲吻。


三十九 天长地久

两年后。酒店大堂。

“所以你是怎么来的?张新杰安排的吗?给你点蜡!你是抽签的我知道。你呢?哦哦我想起来了你是主席钦定的!至于你,啧,你过去十来年太嚣张了,怎么都逃不过啊哈哈!哎?等下!所以说只有我是因为猜拳输了吗?”

黄少天坐在沙发正中,手指依次点过宋奇英、高英杰、周泽楷和叶修,最后重重地叹了口气。

“黄少,你猜拳最后是输给谁了啊?”宋奇英好奇道。

“别提了!”黄少天摆下手说着不提,表情却亮了起来,分明就是要大讲特讲的节奏,“我们队长就不用说了,都没人敢跟他比。其实我也特纳闷,为什么战术玩的好的人猜拳也厉害?没理由啊!算了就当猜拳也是有战术的吧!我还特意抓着队长练了好几天……”

近来年职业联盟越做越大,各国除了继续发展运营各自的联赛,亚洲还走在前面,由中国挑头,中、日、韩三国并到一起组织起了亚洲区的冠军联赛。

更多高档次的比赛,自然意味着更多的观众、更多的商机、更多的曝光还有更强的影响力。各方各面经过一年多的细致讨论和密集筹备,终于敲定荣耀亚冠联赛将于下个赛季正式启航。

于是联盟赶在五月底邀请来三国冠军队队员,汇聚到东北亚第一高峰玉山山脚,录制一期主题为“征服巅峰”的特别节目,为即将到来的亚冠联赛打响宣传第一炮。

可惜职业高手们一听活动内容,说自己有恐高症的,说自己缺氧贫血的,拿出病历证明自己最近正感冒、发烧、失眠甚至耳朵疼的,总之穷尽各种办法,只为了能躲过这个高难度的现实版爬山任务。

“最后是我和小卢比,我还特自信来着,我怎么也不可能输给小卢对不对?他才吃了几年米啊,切,跟我斗……”

黄少天还在滔滔不绝,宋奇英神情复杂地看向高英杰,高英杰只是抿着嘴摇了下头,而周泽楷淡定地端起杯子喝了口水,叶修正好整以暇地四处乱看。

就在黄少天口沫横飞地复述到他和卢瀚文猜拳生死局第三局时,一个联盟工作人员拿着一叠资料快步走来,微笑着递给了几个职业选手。

“咦?”黄少天停下评书表演,看着眼前的工作人员,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这是明天的行程单,几位可以参照这个时间准备一下。至于登山的具体事宜明天见到领队后会统一讲解。”工作人员发完资料,看向黄少天,询问道,“黄少,您有问题?”

黄少天一拍大腿,“我想起来了!你以前是蓝雨的吧!”

“啊……”蓝河惊讶过后冒起了一丝喜悦。他去台湾前赶上过一次公会和战队的聚会活动,当时春易老特意把他引见给黄少天,也算是了却掉脑残粉一桩多年的心愿。没想到两年过去黄少天竟然还有印象,蓝河连忙点头,笑道,“我以前是蓝溪阁公会的,账号是蓝桥春雪。”

“我就说你有点眼熟嘛。哎呀你进联盟工作了?行啊你,了不起!我跟你说你可不能忘了自己的根是蓝雨哟,要有一种打入敌人内部的觉悟然后……”

趁黄少天揽着蓝河的脖子躲到一边叙旧,宋奇英使了个眼色,三人连忙拿着行程表起身上楼去了。等黄少天“哈哈哈”笑着拍完蓝河的肩膀,一扭头,沙发上只剩下了叶修。

“你看看,我们蓝雨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啊,哈哈哈。”

“呵呵。”叶修捏着烟不置可否。

“你嫉妒吗?羡慕吗?没用!好好干啊小子!”黄少天又拍一下蓝河的肩膀后扬长而去。

叶修把烟咬在嘴里啧啧感叹,“瞧瞧你偶像,简直二出了风格,二出了水平。”

“喂,别黑我们蓝雨大神啊。”蓝河抗议。

叶修无所谓地更换话题,“你还没完事?”

“日本选手快到了,我把资料发给他们就行了。”

说话间叶修站起来走到蓝河对面,笑道,“银行给你寄了封信,要你签名的,我放在电脑桌上,回去别忘了签。”

蓝河嗯了一声,视线闪躲着催叶修上楼去休息。

“哎呦,就走了就走了。”

叶修一叠声应付着从蓝河身边走过,擦肩而过时轻轻捏了下蓝河的手指。

第二天一大早,三个国家的十二位选手全都聚到一起,在职业登山领队的带领下开始做起热身运动。而联盟的工作人员和摄制组成员也不敢怠慢,又最后检查了一次各项道具和设备。 

等到一切准备就绪,黄少天把背包抡到身后背上,故作轻松道,“咱们好歹也是运动员那一挂的,爬个山而已,没什么可怕的!” 

听上去挺振奋的讲话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尤其是叶修,还没出发就已经伏在联盟工作人员肩膀上装缺氧了。

“哎哎!别调戏我们蓝雨的人啊。”黄少天拽开叶修,得意道,“老了吧?不行了吧?”

“是啊是啊,我要是不行了,烦请少侠背我上山。”

“你放心,我一定把你踹下去,助你得道成仙!” 

被两位大神无营养斗嘴包围的蓝河犹豫了一下,正考虑着要不要提议再给选手们减轻一些负重,那边摄制组的人员已经举着扩音喇叭招呼所有人集合了。

“好啦,所有人看镜头,喊一句口号!”

十二位选手瞬间精神起来,一起对着摄像机挥拳吼出了“Glory”。

装可怜的恶趣味怎么改不了呢!眼看叶修一秒满血复活,蓝河郁闷扭头,忙自己的事去了。

春去夏未至,山间的绿意并不浓烈,主要由山石和巨岩打造出的沿路风景分外沧桑,实在算不上精致美丽。只是山石和树木的交错隐隐透露出一种粗犷,一眼看去,倒也别有一番乐趣。 

起初选手们三三两两结伴而行,聊聊天,逗逗乐,兴致还算不错。可是走了一个多小时后体力开始下降,一个日本选手停下来喘几口粗气,说着英文询问领队什么时候可以休息。 

酷酷的领队看了下手表,摇摇头,“不能休息,要赶进度。”

“呼,呼……”高英杰撑着膝盖缓冲一下,抹掉额头上的汗去问宋奇英,“你累吗?”

“超级累!”宋奇英面色发白,从包里翻出运动饮料,一口气灌下了大半瓶。 

“那个,喝水不要喝太快,也别一下喝太多。”负责照顾中国选手的蓝河连忙上前阻止,“如果累的话,我跟领队申请休息一下吧!”

“没事,没事。”宋奇英旋上瓶盖笑了笑,“我站一下就行。”

“我都没事,他们年轻人怕什么呀。”叶修路过后也停下了脚步,站在蓝河旁边举起手搭出凉棚,眯眼看向远处。 

有山风呼啸着擦过脸颊,途径耳蜗时略作停顿,伴着枝杈的和声奏出阵阵回响,力度饱满,动听非常。 

众人一起听一会儿风声吟唱,又互相鼓着劲,继续向上攀爬。 

再怎么说都是年轻人,谁都不肯示弱认输,一咬牙一拼命,一行人总算卡着时间赶到了登山前的最后一个落脚点,排云山庄。

正式登顶安排在了次日凌晨。选手们吃饱喝足,排着队接受完摄制组的采访,就全部被安排去睡觉休息,准备半夜出发登顶了。 

一天之内消耗大量体力,现在又睡在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大多数选手都睡不着,叽叽咕咕地就近找着熟人胡乱聊着闲天。叶修翻来覆去地折腾了一会儿,实在难受,干脆爬起来穿上羽绒外套轻轻开门走了出去。 

晚上八点多的天色还没黑透,正由深蓝渐渐转为纯黑的天空像是被裹上了透明质感的糖衣,细细看去,简直美得让人心悸。 

“你不是睡了吗?”

蓝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叶修回头看过去,也问,“你还没忙完?”

“刚刚重新定了几个流程,明天的早饭也得准备好。”

叶修摸出烟和火机,笑道,“联盟可真会使唤人。” 

“工作要求嘛。现在我的工作就是监督你去睡觉。”蓝河手脚利落地从叶修手里抢下香烟,抬手推他回屋。

“你不睡?”粮食被抢走,叶修很忧郁。

“等会儿还得再开个小会,确保明天万无一失。”

抢走的烟被蓝河点上了。蓝河忙活了一天实在乏得很,这里又没有热水能泡杯咖啡提神,只好点上根烟抽几口,好歹也能起点作用。

后面有人在叫蓝河的名字,蓝河应了一声,狠吸上两口,把剩下的小半截塞到叶修嘴里,再催一遍别忘了回屋睡觉后快步跑开。

山里的夜空远比城市里来的干净,星星挂了满天慢慢地闪,漂亮得不真实。叶修叼着蓝河抽过的烟,抬头看了会儿星空,笑着摇下头转身回屋。

凌晨一点,所有人都被叫醒了。领队留出二十分钟给每个人醒神收拾,然后最后一次把所有人聚在一起,又讲解了一遍登顶的注意事项。

 “嗯,都好了吧,出发。”

“为了荣耀!”

各种语言接连吼出的句子被风传送到了无尽的远方。所有选手自发围在摄像机前,一个接一个地比出大大的“V”,眼里写满了年轻人的无畏和冲劲。

辛苦了一天,胜利就在前方!

但恰恰就像比赛一样,这通往胜利的最后一步,总是格外的艰难辛苦。

狭窄的山路,冰冷的铁索。

山风呼啸,碎石扰乱。

两千米,一千米,五百米,两百米……

最后的风口也是最为惊险的关卡,脚边就是万丈悬崖,强劲的山风却不忘趁机捣乱,所有人拽着铁链,几乎是一步一挪,慢慢地蹭了上去。

终于,转过一块巨岩的瞬间,所有人冲破重重考验,成功到达了山顶。

“冲破极限!”“我们做到了!”“啊啊啊好爽啊!”

脚下踩着云,唇边擦过风,耳畔飘着天。举目远眺,像是能把天地洪荒揽在怀里一般,极致的澎湃激荡、快意舒畅。

所有人都大声欢呼喝彩着,尽情发泄体内留存的热情和体力。 

酷酷的领队也笑了,由着这帮年轻人肆意闹腾半天,才适时出声提醒,“等他们拍摄完就可以看日出了。” 

刚才的路程太过惊险,摄像工作不得不停掉。等职业选手在山顶站稳,后续的联盟方和摄制组方才先后赶了上来。

“快点快点!有什么要录的赶快录!”太阳快要升起,黄少天不想等会儿欣赏日出时被打断,追着催起了摄制组。

“先不录了。”联盟方的负责人比划着手势安排所有人坐下,笑道,“大家辛苦了,等看完日出咱们再录。”

这个决定赢得了众人的欢呼,本来不熟的异国人士全都操着蹩脚英文聊到了一起。

叶修看到蓝河路过,顺手拉着他在身边坐下,乐道,“这个隐藏副本刷得值。”

“我还以为会下雪呢!下雪肯定会更美!”蓝河眼睛亮亮的,看向天边的云海。

“刀崩山,咕噜咕噜布,啾哒思密达。”一个韩国选手手舞足蹈地说着什么。

“哈哈,”翻译见众人困惑连忙解释道,“他说,这里很像荣耀里的刀锋山,刀锋山下雪的时候就很美。”

“说起来我以前看过一个视频,刀锋山下雪的时候会刷一种稀有的白色小花呢。”荣耀教科书忽然想起了什么,高深莫测状望向远方。

“真的假的啊?”“拉倒吧听他吹。”“我相信前辈。”“前辈有空带我去看啊!”“嗯。”“周泽楷你是在嗯哪一句啊请问!”

众人的注意力很快就再一次地跑偏了,只有蓝河转过头来,认真地看着叶修,问道,“刀锋山?白色的小花?”

“是啊,那个视频里的剑客在下雪的时候爬刀锋山,结果还真被他发现一种白色的小花。人虽然傻乎乎的,花倒是挺好看的。”

“那个剑客是不是全程都爬得特别慢,最后还摔倒了?”蓝河脸上带着点惊讶继续追问。

“是摔了,你也看过?”

“谢谢啊,”蓝河冲着叶修做咬牙状,“那个剑客就是我。”

这下惊讶的人变成叶修了,看着蓝河好半天才啊了一声。

“噗,忘了吧……”想起自己视频里的傻样蓝河也乐了,挥挥手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

“不能忘,”叶修立马改口,还严肃上了,“这说明我们有缘分。”

披在天地间的薄雾正慢慢散开,一丝红光从天边穿越千山万水温暖袭来。蓝河看着叶修的眼睛,忽地心口一热,拉上了他的手。 

“太阳!”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所有人应声抬头,全部看向了东方。

暗红色的火球被层层云朵遮住,却焕发出无限生机,坚定的一点点、一步步,缓缓撕破了天地交接处的朦胧和晦暗。 

“哇!” 

朝日跃出云层,在天地间拉出一片光明敞亮的刹那,山顶众人全都情不自禁地拍手欢呼起来。 

趁所有人都在大叫大笑,蓝河拉过叶修,伏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

“你确定?”叶修听完,笑着看进了蓝河的眼睛。

蓝河没有出声,只是大力点头。

“好啊,”叶修反手扣紧蓝河,笑道,“我没意见。”

山水为媒,天地作证。

两个世界里,他们都在一起。

 

--正文完--


评论 ( 22 )
热度 ( 371 )
 

© 默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