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契

仙流,袁哲,叶蓝。

逆流而上(34、35、36)正文END

忘了说,我终于有一次赶在节日前面啦!预祝大家情人节哈皮,元宵节快乐~ 

34

白滑的肠粉切成了四块,挤着码好,浸在淡褐色的调味汁里。找来找去不见筷子,还好周围没人,蓝河也不管什么形象讲究了,偷偷捏起一块丢进嘴里,刚要开嚼,眼睛眨几下睁开,眼前漆黑一片。

悲剧,饿醒了……

不过蓝河很快积极地自我调整起来,人生还不算太残酷,至少能跟喜欢的人挤一个被窝里不是?迷糊中小心动作翻个身,不行,还是饿。一整天忙着跑来跑去,后来又被叶修的老妈震撼到晚饭没怎么好好吃,现在胃部阵阵搅着,下意识的几个吞咽动作之后反而有股酸水逆着顶上来。

要是在家里就好了,随便垫点什么东西呢,而且自己这么饿,同样没怎么吃东西的叶修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蓝河天马行空地走会儿神,依稀记起旅店旁边那条街上有家711便利店,于是轻手轻脚地从侧边蹭下床,准备下楼去买点吃的,等叶修睡醒吃完正好继续去赶上午的飞机。

不想刚穿上衣服叶修也醒了,睡眼惺忪地问他干什么去。蓝河回答说要去买东西,又问他想吃什么,叶修听到便也爬起来,叫着你怎么知道我饿了,一起去多买点。

凌晨三点差不多是B市最安静的时分,路灯光和星光被困在高楼大厦之间,一地参差不齐的光影。两人循着招牌摸进便利店里后分工合作,蓝河去到旁边货架,而叶修斜靠在柜台边等着取微波炉加热的汉堡。

值班店员开着电脑在看娱乐八卦新闻,叶修闲来没事也去看。屏幕里连着两个歌手破音破得销魂,画外音犀利调侃着临近年底,不知道各大颁奖典礼今年准备怎么分猪肉,然后画面一转,又进到下一条慈善晚宴的新闻。

社会名流和各路明星在镜头前笑得灿烂,背稿一般互相热烈吹捧着。这些人叶修几乎都不认识,怎么看都没有破音好玩,无聊中打了好几个呵欠,眼里快要困出眼泪,屏幕上大头切换,终于出现了一个叶修认识的人。

穿着讲究的孟思齐牵着女伴的手对记者优雅微笑,说最近公司运作还算顺利,当然要做些事情回馈社会。

这人毕竟是兴欣战队基地所在楼的老板,叶修有意无意也听过了不少八卦。说是成老先生去世后他很强硬地从立成集团独立了出来,现在几个月过去,除了到处赶场作秀,似乎还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成绩。

视频窗口里的记者又去采访旁边的女士,提问说郭小姐新戏快要上了,会和孟先生来个双喜临门么。女子抿起嘴矜持微笑,对着记者逗趣回去,说等我挑个良辰吉日,沐浴更衣算副好卦再讨论这个问题咯。

叶修想了想,非常确定她和苏沐橙是完全不一样的人。

蓝河抱着饮料和零食过来结账时被叶修盯得直起鸡皮疙瘩,忍了忍还是好奇道,“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

“嗯?”叶修也跟着纳闷,“没有啊。”

“那你看什么……”

“哦,觉得你好看啊。”

“这位帅哥注意下影响,”蓝河略有点窘迫,偷眼扫过店员,小声道,“我比较喜欢含蓄点的词汇,比如卓尔不凡。”

店员憋着笑扫完最后一件货物,报价道,“两位,一共115。”

“卓尔不凡”的蓝河潇洒掏卡结账,抢着跑出了便利店。而“帅哥”叶修悠哉如常,拎起热乎乎的汉堡慢慢跟在后面推门出去。

大街上寂寂无声,只有夜风卷着丝丝凉意迎面扑来。叶修走了几步,忽然想起苏沐橙说过的逆风执炬,便扬起手在半空中虚握成拳,片刻后搓几下手指,缓缓放了下来。

逆风执炬,烧灼而无望,怎么可能有人真的享受那种感觉。那些忍着疼痛也咬牙硬要坚持的人,不知道曾有多少次萌生放弃的念头,如果只有一次成真,那……

一门心思只想快点回去吃汉堡的蓝河走得极快,听到后面同样在加速的脚步声非常满意,正想搭几句废话,忽然天旋地转,整个人被大力揽住往后倒去,然后肩膀隔着叶修的胳膊撞上墙壁,在夜色里击出了沉闷的声响。

牙齿咬上嘴唇,下巴磕过鼻头,两个不怎么会接吻的人借着夜幕遮掩,就这么毫无章法的胡乱亲吻了起来。有点辣辣的,触感很冲,像是在品尝烈酒,明知道扛不住,但就是放不下。唇舌翻搅间热气激烈地交换,气喘声越来越粗重,直到快要鼓穿耳膜,两人才缓过神,慢慢止住了这个吻。

“抱歉,今年让你过了个糟心的生日……”叶修的额头抵在蓝河颈侧,嗓音粗哑,鼻息混乱,“不过以后可以慢慢补,一年补一点……估计补上个百八十年,怎么都够了哦?”

生日……六月一号……糟心?

刚才亲吻时蓝河下意识地环住了叶修的肩膀,听到这话很是迷糊不解,混乱地在记忆里打捞一番,终于想起了五月下旬的那场记者会。 

“啊!我知道了!”

蓝河丢开袋子去扳叶修的脸,可叶修拼命往他肩窝里压,死也不抬头。一个不敢相信自己的想法急着要去确认,一个鲜少情绪失控偏要极力掩饰,两个笨蛋拧巴着磨了快五分钟,差点累得当街躺平。

叶修在后怕。

虽然直到最后也还是没能看到叶修的表情,但蓝河于沉默的角力中终于确认了这点。

有微弱但坚定的光线正穿过浓雾,伴着夜风一起吹开花朵,一瓣又一瓣,默默绽放在这宁静的夜晚。这一刻蓝河无比确定,自己将永远不会失去这个人。

战队事情不断,公会也不怎么清闲。机票定在九点,两人回旅店吃饱了没再睡觉,看会儿电视赶去机场飞回H市。

反正没带什么行李,一路打车回战队,叶修下车,蓝河再继续往网吧那边去。

二楼有几个员工在聊天,叶修和他们打过招呼上到三楼,推门进去只见一堆人全围在了方锐身边,叽叽喳喳地兴奋聊着天,别提多开心了。

自己刚刚从B市归来,反倒更像出门在H市办了件小事,那几位没出门的却欢腾的很,吵啊闹啊,这气氛跟过节也差不了多少了。

叶修乐着加入进去,搭上包子的肩往里探头,说道,什么乐子啊,也让我看看。

“老大回来啦!”包子哈哈笑着指向屏幕,“老魏结婚啦!快翻回第一张照片给我老大看!”

电脑上是魏琛发来的邮件,刮去了胡子看上去正经不少的家伙对着镜头得意大笑,身边穿着绿色衣裳的女子同样笑得甜甜蜜蜜。红海,开罗,沙漠,天穹……这对夫妻很不自觉的一路狂秀恩爱,众人边摇头边看,等方锐拉到最下面,照片上总算没了人像,只是一张是夕阳下的金字塔。

古老的阶梯金字塔四周没有盲目朝拜的红男绿女,没有庸俗叨扰的缭绕香火,沙粒石砖对接出原始的粗糙感和神秘感,以天为盖地为席,一卧便是沧海桑田。

“哇擦,世界真挺大!老夫找到伴儿陪我红尘潇洒啦。小屁孩儿们别太羡慕!”

魏琛加粗加黑的大字挂在照片下面,满是藏不住的得意。

方锐关了电邮佯装生气道,“怎么着,就由着他这么显摆吗!”

陈老板立马拍板,“必须不行,等我打电话给他。”

电话一接通,众人接连排着队轰炸起了魏琛。通话双方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谈,就未来魏夫人应该生几个孩子这个问题进行了诚恳深入的讨论,一番胡扯后双方终于达成一致,共同表示最好一男一女,同时魏琛方应该速度带着媳妇来H市摆酒席,而兴欣方一定会不带礼金前去白吃。

好容易闹完,一看时间竟也不早了,叶修见大家都闹得散了心,干脆提前宣布今天到此为止。方锐喊上安文逸去旁边学校借场地打篮球,包子约了人去打街机,人群三三两两散开,吃饭的,逛街的,转眼就散尽了。

苏沐橙戴了一边的耳机在听歌,等人走光,去到叶修旁边轻轻拽下他的衣袖,轻笑道,“你变了。”

“是吗……”叶修收拾好桌子,问道,“变好了还是变坏了?”

“是好事!”

苏沐橙肯定点头。

叶修挠下头,呵气笑开,“嗯,我也这么觉得。”

 

35

叶修回去的早,屋子里还没有人,只有小猪听见门响,从电视上跳下来围住叶修打转,喵喵叫着讨食物。

最近蓝河在给小猪减肥,一应零食全部停掉,每次吃多少克猫粮都要严格按着计划来。叶修可不想担上“妨碍小猪健康大计”的罪名,抓起一小撮过秤,加加减减凑对数目后放进食盆里,又把数字记到了柜子边的小本上。

小猪嘎嘣着吃得挺香,叶修拍干净手刚要回屋,瘦了一点的肥猫的正牌仆人回来了。

养得久了感情就是不一样,小猪抛下食物扑过去黏上蓝河,亲疏有别,高下立现。暂时沦落成路人的叶修捏起几粒猫粮,随手抛着去丢主仆二人,笑道,“魏琛结婚啦。”

“我知道!”蓝河摸着小猪给它顺毛,乐呵呵开口,“还去埃及度蜜月了是吧,蓝溪阁那边的哥们儿给我看照片啦,魏队的老婆很漂亮。”

“嗯,叶队的老婆也挺好看。”

“谢谢,是叶队的老公。”

叶修淡定摇头:“老婆。”

蓝河积极纠正:“老公!”

“嗳!”叶修欢快应答,“叫我干什么!”

屋外是大片晴朗的天空,坠在西方的艳丽云霞慵懒地卷住西沉的落日,蔓延开去的云丝搅浑本该鲜明的边界,仿佛是连起天与地一起拥抱着,缓缓地呼吸起伏。

人生不过百年,恍然不过一梦,再极致的悲欢离合也不过就是这一呼一吸间渺小的调味。

可是,我要。

温柔旖旎的气息在屋子里急速酝酿发酵,只消一个引子就能轰然爆炸。叶修伸手接下通红了耳朵跳过来的家伙,眼睛微眯,低头深深吻了下去。

跟朋友唱K的室友十点多才回了家。一回屋看见两个门都是关着的,还奇怪今天两人不是该从B市回来了么,难不成延期了。当然好奇终究有限,再加上喝了点酒头犯晕,吼了一晚上情歌拿下“鬼见愁歌手”封号的家伙凑合着洗把脸回屋躺下,翻出手机刷起了微薄。

临睡前惯性地刷了下起点客户端,意外发现追连载的小说更新了两章,“鬼见愁”便愉悦地就着微醺状态欢快看了起来。

一章三千字,六千字眨眼看完。伤心的情歌歌手意犹未尽间听见旁边屋门打开,然后是拖鞋的啪嗒声,再来是洗手间传来的哗啦水声和毛巾揉搓的声音,不多时又是开火做饭的声音。

原来叶神回来了啊,那许博远这厮跑去哪了。嗯,看来叶神今天心情不错,大半夜做起饭来了。好香,要不要去蹭点吃的……

可惜念头未及成型,瞬间便被酒精和睡意一起扑灭了,而就在隔壁屋的蓝河正抱着被子懒懒呼气,一动也不想动。

身体像是变成了一个透明的容器,盛着温柔缱绻从指尖趟向脚踝,又慢悠悠地冲刷回来。明明很累很困,眼睛却无力闭上,只能半睁开望向上方悬挂的吊灯。

食物的香气越来越浓,勾醒了肚子里的馋虫一起对抗困意。蓝河挣着坐了起来,正犹豫要不要出去帮忙,厨房那边传来关火的声音,不多时叶修端着碗回来了。

浮在面条上的荷包蛋,薄薄的几片葱花,还有不知道从冰箱哪个角落里翻出来的豆腐皮。色香味俱全,拇指!蓝河欢天喜地急忙探身去抢,只可惜手还没伸出去就被叶修拦住,硬是先按在床上简单擦过了一遍身子。

略有点不好意思啊……蓝河等叶修停了动作连忙爬起来,抱过碗埋头开吃,用味觉的富足盖过了身上一阵凉又一阵热的怪异触感。

比想象中美味,五脏六腑都被收拾熨帖了。蓝河心满意足地拍拍肚子,摸索来衣服裤子小心穿上,眼看穿得差不离了就要下床,旁边的叶修吸溜着喝下一口汤,碗推到一边抬手一拉,抱着人倒回床上。

隔壁屋有人,所有声音都要刻意压低。蓝河忍住笑憋着气,拉过被子遮盖着和叶修缠斗半天,闹得衣服裤子又一次被丢出去,总算不闹了。

“还好天凉了……”

蓝河默默庆幸季节还算合适,不然这么闹腾岂非得腻味死。

“对啊,走什么。”叶修贴上去搂住蓝河,哼哼着闭上眼,“吃饱了没?吃饱了就睡吧。”

生活真美好,叶神抱着真舒服……蓝河心猿意马半晌,眼一闭,低头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醒真是各种神清气爽,可惜做贼的总是难免心虚。蓝河蹑手蹑脚地回去自己房间,整理好衣物照着镜子确认过无误,又装模作样地走出来进到洗手间刷牙洗脸,一切完成,清爽推门走进客厅。

然后就和举着锅铲的室友打了个照面,只听对方纳罕道,“你怎么在这儿。”

蓝河心虚之下气儿还挺足,大声回答道,“当然啊,不然我在哪儿!”

“我用叶神昨晚剩的面汤煮了点面片,还以为你没回来呢,就没做你的。”

“哦哦……那个……”

蓝河想说我不饿不用管我,中间的房门也开了,头发乱糟糟的叶修揉着眼睛轻轻推开蓝河走进洗手间,关门前说我还要睡个回笼觉,你们吃吧,不用管我。

于是两人也就不再多让,倒进两个碗里分着吃了。室友很捧自己的场,抱着碗大口喝完,招呼句我先走了起身离开。而一直小口小口慢慢吃着的蓝河放下勺子,端着剩下的大半碗去敲叶修的门,说味道不错,你尝尝,我先去网吧了。

叶修正赖在床上晒太阳呢,看见蓝河进来笑笑递过去手机,说你看看,刚刚帮你开机进来了好几条短信。

信用卡账单,移动温馨提示,携程服务评分……啊!

蓝河在一堆广告中点开两条短信,翻来覆去一惊一乍看完,接着塞到了叶修眼前。

“你看,在我的努力争取下,工作室应该能定在S市啦。S市好啊,金融中心,距离H市不远,交通还方便,他们约我这几天去讨论具体方案呢。”

蓝河显摆完了点进下一条,从欢天喜地一秒切换到垂头丧气,哀叹道,“我爸让我这两天去趟S市……”

“嗯……”叶修嚼着面片鼓劲,“加油。哎别说,这个还真挺好吃的,等会儿你帮忙把碗拿出去哈,我再睡会儿。”

“……”

把昨天晚上的叶修还给我啊?蓝河看着吃干净的空碗和又躺回去的叶修,郁闷地暗暗咬牙。

刚从B市回来,又要跑S市,蓝河油然而生一股自己很忙很了不起的愉悦错觉。轮休那天订好票去到S市,先跟朋友碰面大致商谈好未来的计划,差不多处理妥当,又照着地图找到了父亲公司。

蓝河去的时间不太赶巧,父亲正在开会。前台小姐笑着引他到一间办公室坐下,倒杯茶关门离开,留下蓝河自己在办公室里无聊的打转。

许父有个习惯,会自带书籍填满办公室的书柜,他可能没有时间去翻,但他看着心情好。蓝河站在一排资治通鉴二十四史东周列国志之类之类前面,想找一本打发时间都难,挠挠头,摸出手机还是决定玩会儿三俗的斗地主。

QQ客户端提示有新到消息,蓝河点开看到是叶修发来消息问他HP还剩多少,回复上一句暂时满格,随时准备被秒杀,斗地主去了。

难得第五把摸到王炸,正摩拳擦掌预备来把大的,父亲咳了一嗓子威严进屋,蓝河只得忍痛抛下战局,起身和父亲问了声好。

“您儿子?”跟着进来的等签字的秘书上下打量过蓝河,看许父点头,很是欣赏的笑道,“真是一表人才,咱们分部还有好多未婚女青年呢,许经理多让儿子来逛逛啊。”

许父签完三张单子,签文件前抬头看一眼儿子,摇头笑,“世界潮流,浩浩荡荡。年轻人想怎么样,我可说了不算。”

秘书附和称是,年轻人自有他们的天地,还是许经理您的教育理念先进。

秘书收好东西出去后办公室里只剩下父子二人。蓝河愣愣地站着,追着脑海里的线索横冲直撞,几番扑腾后两眼一黑,郁闷道,“爸,漫步人间那个号……是您买的?”

许父没说话,看了蓝河一会儿,从抽屉里掏出一张存折,贴着办公桌斜斜推到儿子面前。

“买号的一万我从里面扣掉了,剩下那些,都是我跟你妈,还有两边的长辈,从你小时候开始给你存的。现在你也长大了,自己看着办吧。”

而蓝河看都不看存折,只是直直地看着父亲。

“行了,”许父声音严厉了些许,不耐烦起来,“你还想怎么样。”

年轻时赶潮流只玩过几天传奇的人买了一个账号卡摸进荣耀世界,晕头转向,举步维艰,还硬要撑着每天晚上拨出两个小时,去窥探儿子的工作和生活。他看见儿子认真地在那个世界里竭尽所能的努力工作,他听见儿子和那个叫叶修的家伙随意地聊天斗嘴。虽然大部分的话题他都听不懂,但他能听懂那些掺杂在句子里的淡而恰当的私人情绪,一天一天,温和却深邃。

他们两个是真过到一块儿去了。

蓝河收起存折,喊声爸爸,哽咽着没了下文。

“你忙你自己的事去,以后别老在我眼前蹦跶,”这就是极限了,许父气呼呼地瞪向儿子,暗念着许博远你别想得陇望蜀,哼道,“尤其是那个叫叶什么什么的。”

“我很想答应可是……”看着现在也还要板起脸维持着家长姿态的父亲,蓝河揉揉眼睛笑出来,“怎么可能呢,等你和妈妈老了,我们还要照顾你们呢。”

蓝河赶着晚班车回了H市,回到家瞧见叶修正在给室友讲解忍者的操作技巧,好像说的是忍者几个保命招数之间的衔接,便凑过去跟着一起听。

叶修切换视频的视角又讲一遍,讲完看见蓝河在,奇怪道,“你听这个干吗,要改玩忍者吗?”

“没啊。”

“那你听这个没用,对你来说太深了啊。”

室友咧开嘴在旁边乐,蓝河却完全不以为意,正经回答道,“我可以攒点经验,留着以后揍忍者。”

“切!”室友极为不屑,丢个白眼给蓝河,又向叶修道谢,“多谢叶神指教,我这就回去实战验证!”

“要继续攒点神枪手的经验吗?”

等人离开,叶修点开下一个视频,冲蓝河打趣询问。

“那个,给你看个东西!”

蓝河翻出存折递给叶修,而叶修看过数字“哟”了一声,赞叹道,“G市的嫁妆果然可观啊。”

“这叫老婆本!”蓝河双手握拳,斗志满满,“我要努力拼搏,撑起一个家啦!”

小声喊完,又摸摸鼻子不好意思地笑着补充了一句,“嘿,我有一个完整的家啦。”

 

36

“那个君莫笑什么来头?”

“没办法控制下吗!”

“你们说他是真的厉害还是走狗屎运,大家一起下注,买定离手咯!”

“我刚刚联系了几个兄弟去打探他消息了!”

“用不用汇报给会长?不用吗?也对,这点小事确实不值当,倒显得咱们小题大做了。”

……

每到新区开荒,工作室里总是格外的忙碌喧闹。打网游最讲究的就是气氛,虽然对他们这些职业玩家来讲这是一份正经的职业,可如果像正经办公室白领那样闷着一天又一天,还有屁的意思。

尤其通宵作业,更是不能任由气氛变得无聊沉闷。雷鸣电光手边有个黄色段子集锦,情绪到了就会声情并茂地来上一发,逗得众人连胜叫好,困意一扫而光。

可是今天憋屈这事儿,一百个黄色笑话也拯救不了了……

这个君莫笑到底是何方神圣啊!蓝河第N次点开榜单,一个一个ID从头到尾又看了几遍,然后鼠标点击几下,发出了第十条好友邀请。

“还没通过邀请么?”

系舟摘下耳机过来看进展。

“没有呢,又被忽视了。”

蓝河叹口气,再发第十一条。

“我说老蓝,你可得想好开场白使劲震他一下啊!”

继续被忽视……再发第十二条。

“从榜单上,这人真的有点意思……晕,又被忽视了!”

“努力努力,加油加油!”

“但愿他真是个高手,招进公会里大家一起合作,让咱们蓝溪阁在十区一马当先!”

蓝河边关注游戏边和系舟聊着天,第十七次被拒绝后,又发出了第十八条邀请。没想到这次叮的一声,系统终于发来提示,宣布玩家君莫笑已通过了您的好友邀请。

“啊!来了!”

周围一下子聚过来几个围观人士,而蓝河双手握起活动几下手指,发去了第一条消息。

“你好,认识一下,我是蓝溪阁公会的蓝河,大号蓝桥春雪。”

……

……

“小许……”

“小许?”

“哎,许博远。”

蓝河使劲眨几下眼睛,看清面前林易的脸,擦掉口水坐起来尴尬道,“我怎么睡着了!”

“新区开荒嘛,都累。再说你现在本来就是休息时间,趴着睡多难受,去隔壁屋睡去。”

“嗯……没事儿,我再整理下材料,拉出单子再睡。”

“那辛苦你了啊。”林易拍拍蓝河肩膀,“吃什么,我出去买早点,顺便帮你买了。”

一屋子人花样百出地报了一堆食物,林易装出没好气儿的样子挨个记下,开玩笑说公会剥削你们,你们就剥削我,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伍晨哈哈接话,说林白劳先生,我要吃蟹粉小笼包。

哄笑声中蓝河揉揉脸颊,振奋精神点开游戏客户端刷卡进去,刚读出角色,右下角就弹出了一条好友申请。

【玩家君莫笑邀请你成为他的好友。同意,拒绝,忽视。】

蓝河鬼使神差之下点了忽视,果然,瞬间又弹出了一条新的。

一次,两次,三次……十四次,十五次……

第十六次忽视后蓝河被QQ弹窗震出了游戏,叶修发来消息说我觉得第十九次差不多可以考虑同意了,你觉得呢?

蓝河切回游戏,对着叶修第十七次发来的好友邀请点下了同意。

“怎么这就同意了!不好玩啊。”

“我说……”蓝河哭笑不得,“你怎么叫这个名字,也太招摇了吧。”

“哦,哥太有名了,大家反而不会多想啊。这就叫大隐隐于市,学着点。”

“………………”

在网游里可以尽情用省略号了,爽。

“你今天是不是休息啊,等会儿我去找你,有事儿跟你说。”

“什么事?”

【您的好友君莫笑已下线。】

蓝河靠了一声推开键盘,胸口冲动的情绪倒灌进喉头,还不肯罢休,一路又往眼睛冲去。

不行,不行……不行啊许博远!蓝河念念有词地给自己打气,握拳伏回桌上,拼尽全力放缓呼吸,终于艰难的平复了下去。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叶修进屋正赶上林易分早餐,于是很不客气地要过一份,吃饱喝足,顺手拽着蓝河走了。

时间还早,天色刚蒙蒙发亮。蓝河打着呵欠走在叶修旁边,随口说着天越来越冷啦,呼哈哈,看,雾。叶修回头看一眼,点头称赞道,都会吞云吐雾了,少侠修为不错。

“你说有事,是什么事儿?”

“你们不是准备开工作室么,我想起以前游戏里认识的那些人,有些可能会感兴趣,前几天就发邮件去问了下。”

街上行人不多,两人肩膀撞来撞去地走上一会儿,默契地隔开点距离,只是走不多远,又贴近了继续撞来撞去。

“差不多有四五个回复我说可以考虑,等会儿我把名单给你,你和你朋友看看有没有谈的必要。”

蓝河十分兴奋,“好啊!新店开张,人才当然多多益善!”

“小心点,”对面的指示灯切换到红色,叶修拽住一时兴奋刹不住车还在往前的蓝河,调笑道,“你加油拼搏,我努力求包养。”

大清早的车辆都还没有出动,一眼望去,大道两侧只有他们在指示灯下安静地站着。

叶修没松手,蓝河没躲开,两人就这么站在街头一起等待秒数读完切换成绿色,才结伴走向了对面。

只为跨过那一步之遥,竟把旅程走成了万水千山。万幸绕过一圈,终是没有错过。

 

正文完


 

嗷嗷!最后废话几句:)

前段时间到处卖安利,有个亲友买去看过一大半后对N个角色眼冒红心,我去做售后服务聊起CP时亲友表示CP太多爱不够分,又问我怎么能只萌叶蓝就够。当时我想说很多,但又怕亲友还在萌乱炖时过分营销不太好,嘻嘻哈哈就过去了。

事后自己想了想……其实也没什么特殊的,他俩在原著里真的太萌,仅此而已。

第二篇叶蓝终于写完了!说实话很累Q.Q水火那文的前提是两人互相有好感,累积到一定程度之后一个爆发就能成事,可是逆流里几乎全是单方向的攻略……啊,对了,即便是单方向的攻略,我也不觉得叶修难攻略在他是荣耀教科书或是职业大神,而是难在他对荣耀太过专注,很少分神给其他事物。

不过,对一个能连发18条好友邀请的家伙来说,这有什么好怕的呢。不知道名字,就告诉他;记忆模糊了,就去创造新的;不清楚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就喜欢给他看;不确定未来可以多美好,就跟他一起走下去陪着他细水长流。

写完了之后,很满足XDDDD

如果能整理好新想法,以后试试让叶神攻略下小蓝也不错?【快住手!】反正不管谁攻略谁,还是双向攻略,只要是他俩,就一定会HE,叶蓝就是这么萌!嗷!

谢谢萌妹子们,没有你们我早就坑了~【得意屁!】

期待更多的叶蓝粮食^_^


评论 ( 184 )
热度 ( 705 )
 

© 默契 | Powered by LOFTER